争取“艺人管理第一股” 乐华娱乐忧政策风险

曾经捧红不少中国一线艺人的乐华娱乐获港交所批准上市,预计9月成为香港艺人管理第一股”

重点:

  • 乐华娱乐己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预计最多筹资13.5亿元,但公司近期净利润率下降,或引起投资者关注
  • 艺人管理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占比高达九成,但同时涉及艺人管理的政策监管风险

罗小芹

娱乐公司最重要的核心资产就是艺人,一线艺人的去留,将直接决定公司命运。随着中国官方对网络信息的管控愈趋严格,演艺事业已经成为高风险行业之一,娱乐公司随时因负面因素,在一夜间“人财两失”。

本周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的乐华娱乐集团(下称乐华)是中国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它曾经在2018年2月准备冲刺A股,但2021年终止上市辅导,今年3月申请在港股上市。据公司招股文件显示,公司旗下知名艺人包括王一博、韩庚,范冰冰的胞弟范丞丞等,以去年中国艺人管理收入计算,乐华拥有1.9%的市场份额,在高度分散的娱乐市场排名首位。

据IFR引述消息报道,乐华已开始上市前预路演,以了解机构投资者的申购兴趣,公司计划筹资1.5亿至2亿美元(10.1亿至13.5亿元),将用于持续投资艺人运营,包括收购及装修一所艺人培训中心、扩展训练生计划、扩充音乐知识产权库、收购业务或资产等。

数据显示,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及执行董事杜华是乐华第一大股东,她直接、间接持股合计50.18%,阿里影业(1060.HK)和华人文化的持股均为14.25%,字节跳动(TikTok母公司)的持股为4.74%。

收入集中艺人管理

创立于2009年的乐华,仿效韩国练习生模式培养艺人,迄今已成为内地造星事业的佼佼者。旗下66名签约艺人有55名都通过这种方式出道,公司亦建立包括71名训练生在内的人才储备。除了独立艺人外,乐华打造樂華打造Uniq、Next、Everglow、Name及虚拟偶像团体A-Soul等组合,其主营业务是艺人管理,贡献近九成营收。

值得一提的是,乐华早于2014年在韩国成立子公司乐华韩国,是中国首批实施“国际化”战略,并将业务扩展至海外的艺人管理公司之一。

2018年间,中国娱乐界掀起一股选秀热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和《青春有你》等选秀节目大热,公司一线艺人如王一博、孟美岐等人气大热,带动乐华收入大增。

但是,中国的电影和电视监管机构认为,太多的选秀节目对中国观众来说并不健康。因此,官方一直在通过限制播出的节目数量,来压制这类型的节目,而这也看来像乐华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

乐华的营收从2019年的6.3亿元,倍增至去年的12.9亿元,其中艺人管理收入占84%至91%:该公司期内利润也从1.19亿元大增两倍到3.35亿元。然而,公司今年前四个月的营收及利润分别为为3.5亿元及8,052万元,净利润率也从去年的26%降至22.8%,主要因为艺人管理业务的收入分成,以及利用权益结算的股份支付增加,令期内营业成本增加近两成,拖累盈利表现。

艺人管理是乐华营收的重中之重,但收入过于集中一项业务,也同时为公司带来风险。

艺人声誉影响公司

自从去年中发生吴姓艺人失德事件,触发中国政府对娱乐圈的整治行动升级,其中网信办开展为期百日的“清朗”专项行动,整治明星的“饭圈”乱象,加上爱奇艺(IQ.US),腾讯(700.HK)等举办的选秀节目遭先后叫停、抖音下架了明星榜等,反映这场风暴来得迅猛。

正如乐华在“风险因素”中提及,公司业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签约艺人声誉,任何涉及签约艺人的诉讼、法律或法规的不合规事宜、个人不当行为、传言或负面报道,都可能影响公司业绩,因此公司在签订艺人合约前,会进行背景调查。

事实上,乐华通过培养训练生来充实人才储备,并且与字节跳动于2020年11月共同推出虚拟偶像团体A-Soul,希望减低一线艺人去留与政策风险对公司持续发展的不确定性影响。虽然乐华对A-Soul的盈利能力予以认可,在招股书中称该虚拟组合为泛娱乐业务营收主力,但该部分业务仅占营收不足3%,不足以分散传统艺人管理业务的收入风险。

作为中国艺人管理公司,国内暂时未有上市企业能与其比较估值,如果参考韩国四大娱乐经理人上市公司,去年只有韩国天团BTS的经理人公司Hybe(352820.KS)录得盈利,以Hybe的追踪市盈率43.5倍,把乐华前四个月利润引伸至全年预测2.42亿元计算,乐华的估值约为105.3亿元。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