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新耀牵手腾讯,意欲几何

公司接连与腾讯和思派签订合同,寻求在获得第一批药物批文之前,建立新的销售合作伙伴关系

重点:

  • 通过与腾讯和思派的合作,云顶新耀可以获得宝贵的销售渠道
  • 这两个新的合作伙伴在“闭环”医疗平台上拥有用户基础,提供从体检到药品销售的各种服务

蓝少虎

尖端抗癌药物和社交媒体有什么共同之处?

真的不多。但是这对看似无关的组合却将癌症及自身免疫性疾病药物初创公司云顶新耀有限公司(Everest Medicines Ltd.,1952.HK)和领先的社交媒体运营商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0700.HK)联系起来。前者显然在排队等候在后者的平台上销售药物。

只是有一个问题。云顶新耀尚未获得在中国销售任何药物的批文,这就意味着它的产品还不会在腾讯平台上架。但是它的第一批产品可能很快就会进入市场,而且该公司预计将在2022年实现第一个重要的营收。

在上周相隔一天签署的两份合作协议中的第一份,云顶新耀表示,它和腾讯将寻求“与患者和医疗专业人士共同展开相关疾病,特别是针对各种癌症、肾病和严重感染性疾病的健康教育”。

一天后,它宣布与腾讯支持的药房和肿瘤服务提供商思派健康科技有限公司(Medbanks Health Technology Co., Ltd.)达成另一项战略合作,称双方将利用思派的全国直接面向患者(direct-to-patient,DTP)的药房网络,“使本公司能够更便捷地为更多患者提供新药”。

公司并没有就这两项协议透露更多其他细节。但腾讯拥有中国最受欢迎的两个社交媒体服务:微信和QQ,它们各自号称拥有超过10亿用户。更重要的是,它还经营着企鹅杏仁(Tencent Trusted Doctors)连锁诊所,以及为2.22亿注册用户提供各种医疗服务的微医(WeDoctor)医疗平台。

通过与思派合作,云顶新耀获得了进入它的DTP药房网络,为自己的肿瘤和特殊护理药物探索销售渠道。DTP提供了一个“闭环”渠道,让患者在同一平台上接受在线咨询和诊断后购买药品。

德勤(Deloitte)在去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样的DTP渠道可以让制药厂更好地接触到不方便去实体药店的人”。他们还可以“帮助制药企业更好地了解他们的客户,执行更有效的营销策略,并通过提供量身定做的病人计划来改善病人的体验”,报告还说。

思派在中国56个城市经营100家实体药店。据Dealroom.co报道,该公司自2016年以来的五轮融资已经筹集了近5.8亿美元,腾讯一直是主要支持者。

虽然在他们的协议中没有明确说明,但思派也可以帮助云顶新耀获得药物批准,因为它声称是中国最大的以肿瘤学为重点的试验现场管理组织(SMO),为药物开发商提供临床试验相关的服务。

数字化医疗

这些协议似乎是中国推动数字化医疗努力的一部分,通过大数据和云服务,这种医疗形式将制药商、医院、医生、药房和患者连接起来。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出现,使得人们对非接触式咨询和网络购药的需求不断增长,也进一步推动了该趋势。

尽管目前尚无销售额,创办于2017年的云顶新耀有8个极具前景的同类第一(first-in-class)或同类最优(best-in-class)的候选药物,治疗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肾疾病和传染病,目前它们处于不同的研发阶段。云顶新耀可能会将两个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视为进入腾讯在线医疗生态圈的第一步,因为该公司预计,很快就会有首批新药拿到上市批文了。

云顶新耀还间接指出,基于这种合作关系,双方还将“考虑建立一站式的患者管理体系,涵盖从诊断、治疗到结果的全程疾病管理。”

腾讯并非中国唯一一个看中国内医疗服务市场巨大潜力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的电子商务合作伙伴京东(JD.com)大手笔投资旗下香港上市的京东健康(JD Health International)。京东的竞争对手、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旗下有阿里健康(Alibaba Health Information Technology);保险巨头平安(Ping An)旗下有平安健康(Ping An Good Doctor),它们都在香港上市。

所有这些平台都提供大同小异的产品和服务组合。其中包括实体诊所的在线预约、在线医生咨询、后续护理、药品销售、医疗保险服务,以及访问互联网医院网络,这些网络将线下医疗设施、医生与在线服务结合在一起。

其中大多数旨在提供在线“一站式”治疗商店,患者可以在那里获得从诊断到处方药和后续护理的一切服务。

目前,所有主要的医疗服务平台都在亏损,但它们都希望从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目前许多人都认为,随着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开始购买基本医疗之外的服务,这个市场具有巨大的潜力。

京东健康在去年12月IPO前的招股说明书中援引第三方数据预测,到2030年,中国的数字医疗市场将从2019年的2180亿元增长近20倍,达到4.2万亿元(约合6480亿美元)。

那么,腾讯在云顶新耀这样的小公司身上看到了什么价值呢?尽管它的名字高大上,但市值只有30亿美元。该公司之所以引起腾讯的注意,可能是因为它的所有8个候选药物都是同类第一或同类最优,而且都是通过拿到其他(主要是外国)制药商的许可协议获得的,这意味着许多药物已经在其他市场经受了考验。

这种授权情况在中国的制药初创企业中比较常见,尽管其中许多企业通常也至少有一些自主开发的产品。云顶新耀的首席执行官薄科瑞(Kerry Blanchard)的履历包括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和中国的制药初创企业信达生物制药(Innoent Biologics)。他在去年10月接受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采访时表示,该公司最终的目标是开发自己的药物,专注于肿瘤学和免疫学。

但就目前而言,云顶新耀拿到的授权药物,有些已经在美国和欧盟等主要市场获准使用,可能很快也会通过中国的审批程序。

比如,吉利德科技公司(Gilead Sciences)的Trodelvy (通用名:Sacituzumab govitecan-hziy)在美国已经获得了用于治疗乳腺癌的许可,5月中国药监局授予“优先审查”权,此举应该会缩短审批时间。

云顶新耀的另一个关键药物是Xerava(依拉环素,eravacycline)是它从Tetraphase制药公司拿到的授权,这款药在美国、欧盟和新加坡获批用于治疗复杂性腹腔内感染。该药物在3月份获中国药监局的新药申请受理。

云顶新耀显然深受投资者的欢迎,它去年在C轮融资中筹集了3.1亿美元,随后去年10月在香港IPO进一步筹集了35亿港元(约合4.5亿美元)。自那以来,该公司股价已上涨24%,尽管它去年净亏损增加了近四倍,至人民币6.029亿元(约合9300万美元),其中不包括近一笔接近50亿元的一次性费用。

在今年3月,该公司还取得了另一个里程碑:它的股票被纳入了香港基准的恒生综合指数(Hang Seng Composite Index),以及几个与医疗相关的分类指数。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