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新耀签新协议 押宝加注新冠治疗

公司签下抗病毒口服药物协议,数月前,它还签下一个正在开发中的新冠mRNA疫苗类似合作协议

重点:

  • 云顶新耀签下新加坡实验药物研发中心开发的一款新冠抗病毒口服药的全球授权协议
  • 辉瑞公司和默克公司已经开发了类似的口服抗病毒药物,由于使用方便,这种药物正越来越受欢迎

蓝少虎

既然你可以同时押宝两款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药物,为什么要满足于一款呢?

这似乎正是生产癌症和自身免疫性失调药物的初创公司云顶新耀有限公司(1952.HK)的策略。这家公司正在加倍努力开发治疗新冠的药物,签署了一项治疗该病毒的全球授权许可协

与新加坡实验药物研发中心(EDDC)签署的新协议授予云顶新耀在全球范围内开发、生产和商业化EDDC的蛋白酶抑制剂的权利,这是一种口服的抗新冠病毒疗法。EDDC由新加坡科技研究局主管,是新加坡领先的国家药物开发平台。

根据这项协议,云顶新耀将支付250万美元(1,585万元)的授权使用费,最多不超过1.07亿美元的潜在开发里程碑付款,以及不超过1.05亿美元的潜在销售里程碑付款。

上周宣布的这项协议,距离云顶新耀9月签署一项由加拿大Providence Therapeutics Holdings Inc.开发、基于mRNA技术的新冠疫苗分销协仅仅过去了几个月。

这种最新的蛋白酶抑制剂疗法旨在阻止病毒的复制,它的临床试验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这意味产品的推出仍需时日。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种最新的候选治疗方案看起来是一个可靠的赌注。就在此时,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体仍在世界各国肆虐。世界卫生组织警告全球领导人,新冠全球大流行病“远未结束”,这进一步说明,世界迫切需要新的治疗方法,即使它们离商业化还很远。世卫组织表示,肯定还会出现更多的新变种,并继续给已不堪重负的医疗系统带来更大的压力。

投资者一开始对云顶新耀的新协议表示欢迎,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该股上涨了近30%,达到两个月的高点46.8港元。但是最初的兴奋很快就消失了,也许是因为投资者感觉到他们的热情可能为时过早,周四该股抹去了大部分涨幅。

现实情况是,云顶新耀在一个非常拥挤的领域加倍下注,其中包括由吉利德(GILD.US)、默克(MRK.US)、辉瑞(PFE.US)和礼来(LLY.US)等制药巨头,以及本地同行上海君实生物(1877.HK)开发的其他类似药物,这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新协议涉及的抗病毒药物类型是目前各家公司希望可以用来治疗新冠病毒的五种主要方式之一。美国生物技术创新组织(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zation)的治疗追踪器列出了大约59种目前正在开发中的抗病毒治疗方案。其他治疗方法包括传统疫苗和mRNA疫苗,以及两种抗炎药。

最近几周,其他一些口服抗病毒药物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消息登上了头条,这反映了云顶新耀的最新治疗方法未来可能面临的巨大困难。包括上个月底的两天时间里,该领域接连收到两项批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默克和辉瑞的口服药。

实验发现,如果高风险成人一出现症状就服用辉瑞公司的Paxlovid,住院率和死亡率可减少约89%。本月早些时候,该公司宣布,将在2022年供应给美国的疗程数量增加一倍,达到2,000万。本周,该疗法在加拿大被批准使用,从而获得了又一次推动。

疗效各异

默克以口服药莫那比拉韦(Molnupiravir)进入了该领域。但研究发现,该药物只能减少30%的住院率和死亡率,这表明其他新的、能证明疗效更胜一筹的药物仍有机会。

尽管如此,云顶新耀仍将需要证明,新加坡研发的这种蛋白酶抑制剂有能力与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同类药物竞争,然后还要获得世界各国监管机构的批准,这些国家已经在大量储备其他同类药物,比如Paxlovid。

类似云顶新耀的这款口服药易于使用,很有吸引力,因为病患可以在家里进行自我治疗。吉利德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第一个获得批准的抗病毒药物,目前在约50个国家用于治疗。据《福布斯》杂志在本周的一篇报道,尽管该公司目前正在进行该药物的吸入剂研究,但到目前为止,瑞德西韦仅用于静脉注射。

另一家提供中国首个国产非疫苗新冠药物的主要竞争者是腾盛博药(2137.HK ),该公司得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的云峰投资以及红杉资本的支持。去年12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该公司的单克隆抗体疗法,研究证明,该疗法可以减少近80%的住院和死亡。

单克隆抗体与病毒结合,防止其进入宿主细胞,并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进行治疗。 

这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问题:云顶新耀是否能够以及何时能将它的新冠疫苗和口服抗病毒药物推向市场。人们仍不知道中国何时会批准mRNA疫苗在国内使用,即便这些治疗方案在其他市场已获批准。

德国的BioNTech(BNTX.US)正在与上海复星医药(2196.HK;600196.SH)合作,把它的Comirnaty mRNA疫苗引进中国市场;该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告诉路透社,“很难预测”什么时候可以获批,去年它曾表示该疫苗可能在2021年7月上市。

即使mRNA疫苗最终在中国获得批准,云顶新耀成功开发出自己的mRNA疫苗,也还是会面临来自国药控股(1099.HK)的竞争,后者正在研发自己的候选mRNA。艾博生物沃森生物(300142.SZ)也在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合作研发另一个候选mRNA候选疫苗。

云顶新耀自己的mRNA候选疫苗的最新更新是在上个月下旬。当时它说,该疗法已由一个独立的咨询小组推荐,成为世卫组织赞助和资助的“团结试验疫苗”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这些试验的目的是快速评估有希望的新候选疫苗的效力和安全性。“我们希望这能帮助加速获得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批准,”云顶新耀的首席执行官薄科瑞(Kerry Blanchard)当时说。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