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朵集团申请美国上市 大投行承销商试水回归

这家高端酒店运营商重启美国上市计划,筹资逾3亿美元,花旗和美银证券担任主承销商

重点:

  • 亚朵集团最新的上市申请计划融资逾3亿美元,可能成为一年多以来规模最大的中企在美IPO
  • 这家高端酒店运营商上市计划的另一引人注目之处,是其保荐人包括花旗集团和美银证券,这表明中国公司在美国的大型上市交易可能很快恢复

阳歌

居然有花旗?

这个问题可能来自任何关注中企在纽约上市的人,因为一年多以来,在北京和华盛顿的长期冲突得到解决之前,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等大型投资银行都在回避此类上市。但花旗和美银证券集团的名字都出现在一份最新的IPO申请文件中,而这次上市可能成为一年多以来中国公司在纽约规模最大的一次,这个最新信号表明,中美争端可能接近解决。

上周提交的文件来自专注于中国高端物业的酒店运营商中国亚朵集团,它可能募集超过3亿美元(21.4亿元)。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有一个有趣的零售部分,是通过向住店客人出售客房里的产品来获取可观收入。

我们稍后将仔细看看它的商业模式,从更广泛的角度审视亚朵的财务状况。但首先,让我们来关注这次上市的更大影响,它可能意味着,在暂停一年多之后,大型投资银行现在已经足够放心,愿意恢复承销中企在美国的大型IPO。

过去一年,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受到太平洋两岸的双重夹击。在中国方面,北京出于数据安全方面的担忧,叫停了大多数大型中企赴美IPO,要求所有用户数量超过100万的中国平台运营商在美国上市之前,接受网络安全审查。

与此同时,因无法获得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财务记录而备感挫折多年之后,美国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这部法案威胁要让逾200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退市,除非北京修改禁止这些公司及其审计方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及其附属审计机构提供财务数据的法律。

这两个问题现在似乎都接近解决。在网络安全方面,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已经完成了对上市公司的几番审查。在最新的文件中,亚朵集团指出,已经“申请并完成网络安全审查”。

与此同时,中美证券监管机构在8月下旬达成了里程碑式的信息共享协议,使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有可能符合《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规定。这份协议目前正在试点阶段。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是,纳斯达克的一名官员最近评论说,中国公司在该交易所的上市未来几个月可能“大幅回升”。

排队等候

考虑到所有这些背景,亚朵提交的这份更新文件可能是一个新的信号,表明可能很快就会有数十家中国公司在美国提交新的IPO申请。

在这里,我们应该注意,即使“很快”可能也要等到明年,因为美国将在12月提供关于新信息共享协议执行情况的最新进展,这将更清楚地表明它是否认为该协议正在发挥作用。而且,由于中国农历新年在明年1月22日,任何重大的新上市恐怕要到明年2月或更晚之后才会恢复——可能除了一两个亚朵这样的交易之外。

话虽如此,我们在接下来的篇幅里,将仔细看看亚朵,它的上市操作实际上可以追溯到一年多以前。该公司于去年 6 月首次申请在美国上市,当时关于网络安全和《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引发的争议尚未爆发。自那以来,该公司已提交了8份招股说明书更新,其中包括今年6月和9月提交的两份,上周提交了最新一份招股说明书。

该公司计划以每股13.5美元至15.5美元的价格,发行约2,0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以该价格区间的上限计算,将筹资最多3.1亿美元。除了花旗和美银证券外,此次交易的承销商还包括中国投资银行中金公司(3908.HK)和招商银行(3968.HK; 600036.SH)旗下证券子公司招银国际。正如我们之前所指出的,这四家都是知名投行,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新上市申请中都没有出现它们的名字。

如今,亚朵看起来是中国酒店行业的典型代表,经过多年的稳步增长之后,由于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今年上半年它遭受重创。与 2020 年相比,该公司的收入在2021年增长37%至 21.5 亿元,为了遏制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亚朵旗下许多酒店被迫关闭,而且政府提倡非必要不出行。

正如我们之前也提到的,该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向客户销售在客房展示的物品。今年上半年,这类销售额约占其总收入的14.6%,高于2019年的7%。尽管面临种种不利因素,该公司上半年仍保持盈利,不过利润为6,75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7,070万元下降了4.5%。

该公司背景强大,董事长王海军曾在国内三家顶级酒店运营商工作——华住集团(HTHT.US; 1179.HK)、锦江酒店(600754.SH)和如家酒店集团。它的股东还包括领先的在线旅行社携程集团(TCOM.US; 9961.HK)和联想集团(0992.HK)母公司联想控股(3396.HK)旗下的君联资本。

凭借其有吸引力的商业模式和高端定位,加上强大的行业背景和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解冻,它的上市在推迟一年多后,可能于本月或者下月完成,最大的悬念将是更为广泛的负面市场情绪。但是强劲的定价和首日交易将是最新的信号,表明寻求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可能很快就会迎来新的春天。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