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并后dMed-Clinipace让中国的CRO市场竞争更激烈

公司新近的5000亿美元融资是四月合并后的第一笔,与此同时,在中国的CRO市场上竞争日趋激烈

重点:

  • dMed-Clinipace在合并后成为一家具有全球布局的CRO专家,本月成功融得合并后的第一笔资金5000万美元
  • 中国药品监管放松后,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上,大量资金和一系列并购随之而来

蓝少虎

刚刚在四月完成合并,组建一家大型中美合资的肿瘤学临床合同研究组织(CRO),dMed-Clinipace已经着手新一轮融资,并考虑在尚未确定的日期上市。

引人注目的机构投资者包括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维梧资本(Vivo Capital)、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和Kaiser Foundation Hospitals,都纷纷加入了对该公司最新一轮的5000万美元资本注入,股票信息网站CrunchBase汇编的数据显示,从将近十年前开始,它迄今为止的总融资金额高达3.43111亿美元。

这两家公司在多轮融资过程中,都没有给出过估值。但Clinipace2019年的一轮融资过后有一个估算,称这轮融资将公司当时的估值定在1亿到5亿美元之间。

总部位于上海的缔脉公司(dMed Global)和总部位于美国的Clinipace在四月的合并,诞生了横跨世界最大的临床CRO市场(美国)和增长最快的医药市场(中国)的一家企业。合并后的公司在遍布美洲、欧洲和亚太的22个办公室里拥有1700名员工,其中700多人在中国。

它四月份的合并只是中国竞争日益激烈的医疗服务市场上一系列并购活动中最新的一起,由于大投资者对这个市场寄予希望,这个市场上许多参与者的估值都有着相当的泡沫成分。

CRO帮助药物开发商把产品通过复杂和严格的临床测试阶段,这些测试通常持续数年,是所有药物商业化之前的必要程序。CRO通常提供从发现、临床前到临床阶段的外包服务,以及向地方当局注册新药的服务。

而且,与药物开发商通常需要数年才能实现它的第一次重要的收入和利润不同,CRO公司几乎可以立即开始产生稳定的收入,并更快地实现盈利。

相比一家制药公司自己进行测试,CRO通常可以在时间上节省20%到30%。成立于2004年、最早一批进入国内市场的上海美迪西(Shanghai Medicilon)表示,CRO研发人员的工资也会比制药企业中的同行要低最多30%,这大大降低了成本并加快了新药审批的进程。

在本月宣布最新融资的时候,dMed-Clinipace表示,它将用融到的5000万美元来支付四月份合并(诞生了现在的公司)的相关费用。在合并宣布之前,缔脉的创始人谭凌实博士在去年12月公司进行一笔1亿美元融资的时候表示,他的公司准备在未来上市,但时间未定。在宣布与Clinipace进行合并之后,并没有这方面的更新消息。

在2016年创立缔脉之前,现在担任合并后公司的董事长及全球首席执行官的谭凌实曾担任美国医药巨头辉瑞(Pfizer)全球开发业务副总裁和辉瑞(中国)研究开发有限公司【Pfizer (China) Research & Development Co. Ltd.】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未来资产(Mirae Asset)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临床CRO市场在2019年的估值是209亿美元,预计将以8%左右每年持续增长到2024年。该报告还显示,由于中国老龄化人口对药品的需求,中国市场预计将从2019年的37亿美元增长到2024年的137亿美元,实现每年30%的增长。

巩固市场

在中国竞争日益激烈的CRO行业,缔脉和Clinipace的合并是更广泛并购浪潮的一部分,甚至投资者的浓厚兴趣已经使得一些上市公司的估值飙升。该行业最近的快速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一些突破性的变化所推动,它们简化了药品审批方式,将更多海外开发的尖端药品引入中国。

2019年12月颁布的《药品管理法》和《疫苗管理法》,以及2020年7月新修订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是实现审批制度现代化、加速药品上市的关键。

这些变化刺激了对dMed-Clinipace这样CRO的服务需求,其在中国的业务可以帮助外国制药公司应对监管环境和审批流程。同时,它的非中国业务也能帮助中国药企在全球范围检验和销售其产品。

但审批速度的加快也导致了中国CRO市场的激烈竞争,冒出来不少生物科技公司,提供类似服务。

在这方面,市场领导者药明康德(WuXi AppTec)令dMed-Clinipace相形见绌,前者有超过2.7万名员工,在中国、美国和欧洲有30个分公司。除了CRO,它也是一个新药合作研究开发生产(CDMO)企业,帮助其他公司生产他们的药物。

药明康德成立于2000年,自2018年年初以来,它的收入每个季度都有增长,但去年第一季度是个明显的例外,那是中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投资者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自2018年12月在香港上市以来,股价飙升了近150%,市值因此达到5225亿港元(672亿美元)

这一估值也使其遥遥领先于国内领先竞争对手康龙化成(1708亿港元)和泰格医药(1523亿港元)。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成都有很高的市销率(P/S),在30左右。泰格医药更高,达到44。市销率反映出,投资者针对该公司每一美元的营业收入愿意支付的股价。

这样的市销率看起来可能有泡沫,根据未来资产的数据,全球市场的领导者艾昆纬(IQVIA)占世界CRO和CMO 业务的6.5%,它的市销率看起来更为正常,为3.88。仅次于艾昆纬的是美国控股实验室公司(Laboratory Corp. of America Holdings),市销率只有1.81。这几家中国企业如此高的估值表明,投资者在中国的这个新兴行业看到了巨大的潜力。

中国放宽监管还允许CRO推销药品,从本质上是让它们在不具备制造能力的情况下销售创新的新药。允许公司内部同时具备如此广泛的功能,随着公司寻求扩大其服务组合,这刺激了一波并购浪潮。

3月,康龙化成宣布它以1.187亿美元从艾伯维(AbbVie)手中买下了位于英国利物浦市的Allergan Biologics的生产基地,以提高其细胞和基因治疗方面的能力。11月,它以高达1.3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的Absorption Systems公司,也是为了增强它在同一领域的实力。

同时,药明康德2019年收购了位于加州圣地亚哥的Pharmapace,以加强其生物识别服务。今年3月,它收购了英国CRO公司Oxgene,该公司设计和开发可扩展的基因治疗技术。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