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联手广汽 加速进军智能汽车

这家有争议的人工智能公司与知名汽车制造商的最新合作,有助于它实现多元化,目前该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政府订单

重点:

  • 商汤集团正在加紧进军智能汽车行业,这是它在政府客户之外寻求多元化的行动之一
  • 禁售期结束后,该公司股票在6月30日暴跌51%,目前较IPO之后的高点缩水近三分之二

西一羊

让一让,华为百度(BIDU.US; BIDU.US),以及其他所有正在加速进入国内繁荣的智能汽车快车道的中国大型科技公司。

阿里巴巴支持的人工智能后起之秀商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0.HK)正在加紧进入这个行列的努力,它于上周宣布,与广汽集团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广汽集团是中国领先的国有汽车制造商,合资伙伴包括丰田(7203.T)和本田(7267.T)。商汤称,双方将在“智能驾驶、智能车舱和智能网联汽车”等领域开展合作。

考虑到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在内的智能汽车的巨大潜力,就不难理解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对汽车的兴趣。商汤成立于2014年,是中国最大的计算机视觉软件供应商,服务超过2,400家客户。其业务领域包括智能商业、智能城市、智能生活和智能汽车应用。

不过,它的很大一部分业务来源于政府相关的监控工作,通常涉及在城市安装摄像头和传感器。该公司的面部识别软件嵌入到监控硬件中,可以实时识别人脸,协助政府进行刑事调查等。

但监控领域已经变得越来越饱和。除了其他软件制造商,商汤与摄像头制造商海康威视(002415.SZ)和电信巨头华为等硬件公司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它们也在积极进军软件业务。国内新闻网站36氪援引软件研究机构报道称,这种竞争导致软件价格暴跌,硬件制造商有时甚至为了提高硬件销量而免费赠送。

与此同时,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放缓,以及疫情相关干扰导致税收减少和疫情防控支出增加,导致预算紧张,地方政府的科技支出增长已经放缓。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政府监控在西方存在争议,这可能是华盛顿决定把商汤加入到禁止美国投资者购买股票的黑名单的原因之一。这迫使商汤去年在最后时刻中止了IPO,不过它最终还是完成了上市。相比之下,智能汽车的争议性要小得多。

商汤在汽车领域的雄心要追溯到2017年,该公司首次宣布与本田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发自动驾驶技术。但直到不久前,它才加大行动力度。今年年初,该公司在大范围的重组过程中,组建了独立的智能汽车业务集团。

在消费者对智能汽车服务的强烈需求的推动下,汽车制造商越来越多地采用计算机视觉技术开发自动驾驶汽车。商汤去年的招股说明书中引用的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的研究结果显示,到2025年中国汽车行业在此类技术上的年度支出将达到153亿元,相当于2020年到2025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为67%。

智能汽车产品系列

这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公司开发了一套名为Smart Auto的软件产品,据称可以帮助汽车制造商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该公司表示,其技术由嵌入汽车系统的人工智能模块驱动,可以检测和预测周围环境,例如过往的行人。

商汤称,截至7月,它已经与30多家车企签约,其中包括国内外的一些头部企业。该公司表示,根据这些合同,预计未来五年将为超过2,300万辆汽车提供软件产品,涉及60多个车型。

尽管商汤与汽车制造商建立了强大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但其中许多合作伙伴关系尚未产生商业效益。2021年,商汤智能汽车业务的营收为1.842亿元,仅占商汤全年47亿元总收入的3%。

尽管如此,该公司表示将继续在业务上投入资源。该公司在3月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的公告中表示:“我们将更大力度发展智能汽车业务,致力打造汽车行业内最具影响力的AI赋能平台,引领汽车行业的智能化变革。”

推动智能汽车业务的能力可能很大程度上并不在它的掌控之中,而是更多地取决于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广泛采用的速度。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投资者似乎并不愿意等待。

去年12月,商汤在香港上市,禁售期结束后,它的股价在6月30日暴跌了51%。有多个因素可以用来解释投资者缺乏信心的原因,包括该公司对政府合同的严重依赖,以及被美国列入黑名单。 

事实上,去年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并不是该公司的第一次。2019 年 10 月,华盛顿禁止该公司在未经它批准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采购技术,这种制裁措施更为引人注目,类似切断华为与美国供应商的联系。虽然商汤不销售硬件,所以这些制裁措施对它的影响较小,但其数据中心设施需要大量芯片,用于训练人工智能模型。因此,制裁对商汤来说是一项长期挑战,因为中国公司始终无法提供替代技术。

自6月30日暴跌以来,商汤的股价有所反弹,但尚未完全恢复。在上周宣布与广汽达成合作关系后,该股上周收盘下跌5%。它在周二的最新收盘价为2.17港元,估值为730亿港元(848亿元),约为IPO时3,000亿港元的四分之一。

商汤的股价暴跌让人看到,在中国曾经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领域,大多数企业的广泛遭遇。截至7月中旬,三家这样的公司——计算机视觉专业公司格灵深瞳(688207.SH)、商汤的竞争对手虹软科技(688088.SH)和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寒武纪(688256.SH)自上市三年来,股价下跌了23%到70%不等。

投资者最担心的是这些企业无法盈利。商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公司报告称,2021年净亏损170亿元,高于上一年的120亿元。

就估值而言,商汤目前的市销率只有4.25倍,对于这类高增长型的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比率。沪市两家规模较小的同行——格灵深瞳和虹软科技的市销率则高得多,分别为17倍和24倍,反映出商汤的股价在6月30日遭遇抛售后迅速下跌的状况。处于盈利状态的海康威视也在美国的黑名单上,它的市销率也很低,仅为3.59倍。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