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境生物洗牌后 创始人重新掌舵

在投资者期待其产品最早将在2023年获得监管批文的同时,该药商宣布了最新一轮的高层任命

重点:

  • 任职四年的元老级员工兼首席执行官申华琼将离开天境生物,创始人兼董事长臧敬五将重新掌舵
  • 公司预计在2023年获得主要药品的监管批文,其生产设施也将启动,分析师看好它的未来

蓝少虎

如果我们对一句成语稍加修改成为“辞旧迎不新”,这似乎就是天境生物(IMAB.US)的情况,它刚刚宣布了两个月内的第二次管理层调整。该公司上周宣布的最新调整是,创始人兼董事长臧敬五博士将重新担任代理首席执行官,领导一个新任命的管理团队。

这一系列的新任命是在天境生物加足马力为其下一阶段发展做准备时做出的,在未来,它希望从一家临床阶段的生物技术初创公司,过渡到全球性生物制药公司,通过销售监管机构批准的药物来获得可持续的收入。

根据公司于12月20日发布的声明,申华琼因“个人原因”将于12月31日卸任,臧敬五将取代她成为首席执行官。申华琼在没有正式继任者的情况下离开,表明此举并非计划之中,但天境生物在给出“个人原因”的解释之外,没有发表更多评论。臧敬五曾在天境生物于2016年成立至2019年期间,担任首席执行官。

天境生物在宣布这一调整时说,董事会再度任命臧敬五,以“更好地帮助公司准备向下一个发展阶段过渡”。申华琼在公司服务四年四个月后卸任,她在2019年10月升任首席执行官之前,担任公司的研发总裁,担任两个职务的时间相当。

公告发布后次日,申华琼在接受新浪医药新闻采访时解释了离任原因。“主要是一直希望做回自己的passion(译注:兴趣)和本行CNS drug development(译注: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开发),未来将继续参与支持中国创新药事业的建设。”

作为此次人事调整的一部分,天境生物还宣布经验丰富的肿瘤学家朱秀轩博士将加入公司,担任总裁和董事会成员,领导全球研发工作。朱秀轩将直接向臧敬五汇报,他此前曾在天境生物的科学顾问委员会任职,并曾为默克、礼来、罗氏和拜耳等医药巨头工作,还领导或参与了50多个全球临床试验。

就在这些调整发生前不久,公司在11月也宣布了一些高层的调整,任命了资深的商业主管龙江担任首席财务官。龙江曾在数家医疗公司担任过类似的高管职位,其中包括药明康德集团、明码生物科技、臻和生物科技和斯微生物。

公告中,天境生物强调了龙江之前在多个领域的丰富经验,包括公司私有化、全球重组和上市前的私募,以及为A股上市做准备。他被任命为最高财务职位时,公司尚未开始获得来自于监管机构批准的药物销售产生的稳定收入,尽管这种收入预计最快将在2023年开始到来。

龙江从朱杰伦手中接过首席财务官的职位,后者在近两年前带领公司筹资1.037亿美元在纳斯达克上市后,被任命为首席战略官。朱杰伦还主持了9月份与艾伯维达成的价值高达29.4亿美元的许可交易,该交易成为中国最大的此类跨境交易。

朱杰伦现在将主要负责企业发展策略的规划和执行,其中包括全球合作、战略投资和潜在的兼并与收购。

准备商业化

在一系列新的任命之前,公司成立了一个“商业化执行委员会”,它的任务是为天境生物管线产品的商业化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此外,这个委员会还要寻找投资和潜在的并购机会。

臧敬五指出,该公司已经进入了“关键的概念验证和注册阶段”,2023年将是一个关键的里程碑。这一年,该公司预计将为其两个主要候选药物——菲泽妥单抗(Felzartamab)和伊坦生长激素(Eftansomatropin alfa)——提交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并在其计划中的杭州生产基地开始商业生产。 

与许多处于发展阶段的公司一样,天境生物目前还不具备生产能力,因为药物还在试验中,尚未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天境生物两款领先的审批候选药物,都是利用外国公司转让的技术开发,情况就如中国的许多药物初创公司一样。菲泽妥单抗是一款处于临床试验中的人源单克隆抗体,它来自德国企业MorphoSys(MOR.DE)的HuCAL技术,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该公司最近在10月份预测,菲泽妥单抗作为多发性骨髓瘤的三线治疗药物,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提交BLA。但此后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公布。在初始和后续治疗不起作用或停止起作用时,就需要使用三线药物。该公司预测,其作为二线治疗的BLA将于2023年提交。

伊坦生长激素是基于韩国Genexine公司(095700.KS)的专利技术hyFc,是一种高度差异化的长效重组人生长激素,目前正被开发用于治疗生长激素缺乏症。

雅虎财经11月对19位分析师进行的调查显示,天境生物的平均目标价为96.05美元,而最新收盘价为45.65美元。其中,12位分析师对其股票的评级为“买入”,其他7位的评级为“强力买入”。

尽管前景乐观,但自2020年1月以每股14美元的价格上市以来,它的股价一直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今年6月,该公司股价飙升至85.40美元的峰值,但随着投资者斟酌该公司的药物是否能在未来获得批准用于商业销售,它的市值蒸发了一半。

该公司的市净率为4.85,远低于国内同行药明生物(2269.HK)的10.43和信达生物(1801.HK)的6.61,表明以目前的股价计算,天境生物的估值低于同行。

本月早些时候,该公司还宣布,董事会已批准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动议,这将使其在筹集额外资金方面有更大的空间,有助于促进其临床阶段候选药物的批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