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速了中国企业冲入mRNA治疗领域

基于信使RNA技术对预防新冠肺炎方面非常有效,它也可用于治疗其他疾病

重点:

  • 预防新冠肺炎的高有效率引发了中国公司涌入mRNA疫苗和治疗领域
  • 至少一种由军队支持的国产mRNA新冠疫苗,目前正处于后期开发阶段

蓝少虎

他们可能到场有点儿晚,但这并没能阻止中国的药商争先恐后地进入信使核糖核酸(mRNA)制药技术领域,这一技术因制造高效的新冠疫苗而享誉世界。

mRNA疫苗下达遗传指令,指导人体细胞如何制造激发免疫反应的刺突蛋白,产生抗体来对抗病毒。这与传统疫苗不同,传统疫苗是通过向人体注射弱化或死亡的病毒来引发免疫反应。

由于中国基于传统技术的国产疫苗显然不是太有效,因此它迅速进入mRNA领域就变得愈加迫切。各项研究结果各不相同,但是据报道,中国一些国产疫苗的有效率只有50%,这是疫苗被认为有效的最低标准。

因此,本土的生物技术公司在过去一年里迅速筹集资金,并与更有经验的外国伙伴合作,开发自己的mNRA疫苗和治疗癌症等其他疾病的方法。

其中正大举进入这一领域的就有著名的本土企业苏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Suzhou Abogen Biosciences)和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alvax Biotechnology Co Ltd.,深交所:300142),这两家公司正在与军事科学院合作开发的疫苗可能会成为中国首个mRNA新冠疫苗。墨西哥政府称,他们这款名为ARCoV的疫苗,原定于上个月底在墨西哥进入最后的三期试验。

据中新网的英文网站在4月报道,沃森生物由于对最终取得成功充满信心,于12月破土动工一处生产设施,初步目标是每年生产1.2亿剂疫苗。去年,随着疫苗获得全球关注,该公司的股票大涨,目前比疫情开始时高出一倍多。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MARC的数据,中国公司及其国际同行正在逐鹿全球mRNA疫苗和疗法市场,预计它在2021年至2026年间每年增长10.5%,达到155亿美元——占全球疫苗市场的四分之一以上。

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 SE和美国合作伙伴辉瑞公司(Pfizer Inc.)生产目前在美国和欧盟获准紧急使用的两种mNRA新冠疫苗的其中一种。莫德纳(Moderna)生产另一种。本周,德国CureVac NV公司宣布其候选疫苗在一个后期试验中仅有47%的效力,这凸显了该技术所面临的困难,因此该公司推出第三种mNRA疫苗的希望似乎破灭了。

 “初级阶段”

尽管中国有强烈的意愿进入这个领域,但标普全球市场(S&P Global Markets) 在2月份的一份报告里称,本土研发的技术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很有可能在该领域的公司不到10家。

中国目前在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计划中使用了五种疫苗,包括三种由由科兴和国药集团生产的灭活疫苗,每一种都需要注射两针。康希诺生物(CanSinoBIO,港交所:6185)已经研制出了一种只需注射一针的疫苗,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研制出了一种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

根据各公司的声明,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从79%到50%不等。

根据基因线上(Gene Online)的报道,除了苏州艾博和沃森生物正在研发的由军队支持的mRNA疫苗外,其他开发mRNA疫苗的中国公司还有上海的斯微生物(Stemirna Therapeutics),它在 3月开始了mNRA疫苗的第一阶段试验,并可能很快进入第二阶段。

成立于2016年的斯微生物,在本月早些时候获得了包括招商局集团、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和景林投资(Greenwoods Investment)在内的知名投资者领投的2亿美元新融资,成为行业的头条新闻。

已经有一款传统新冠疫苗面世的康希诺生物在去年5月宣布,将于Precision NanoSystems合作开发mRNA疫苗,而据报道,药明生物(Wuxi Biologics,港交所:2269)也在探索这项技术。

辉瑞—BioNTech和莫德纳的新冠疫苗尚未在中国上市,上海复星医药(Shanghai Fosun Pharmaceutical Group,上交所:600196)已经宣布了在中国生产BioNTech疫苗的计划。上周它表示,将于8月在上海一家投资2亿美元的合资厂开始生产,年产能可达10亿剂。

BioNTech将提供授权和技术,合资厂进行生产,而它的母公司上海复星将负责该疫苗在中国的商业化。复星医药在将BioNTech疫苗引入中国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加之其作为未来mRNA疫苗制造商的潜力,使得它在港交所上市的股票开始走高,自3月底以来已上涨逾70%。

由于对自主研发的疫苗存在疑虑,辉瑞—BioNTech疫苗出色的有效率,可能是中国监管机构加速批准的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激起中国人对这项技术兴趣的,不仅仅是mRNA在预防新冠肺炎方面的功效。甚至在疫情之前,围绕这项技术的研究工作就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寻求癌症、流感、寨卡病毒和狂犬病等疾病的潜在治疗方法。

“人们对这些疫苗的兴趣越来越大,因为它们可以在实验室利用现成的材料开发出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3月份的一份声明说道。“这意味着这个过程可以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使疫苗开发速度比传统的疫苗制造方法更快。”

“未来的mRNA疫苗技术可能会让一种疫苗为多种疾病提供保护,”它还说。

今年3月,有外媒援引BioNTech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乌尔·沙欣(Ugur Sahin)的话说,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利用该技术来治疗癌症。

这种广泛的应用,再加上mRNA疫苗在预防新冠肺炎方面的成功,这引起了中国公司的注意,令许多新来者加入到这个竞争中来。

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报道,重庆智飞生物在去年12月宣布,将收购深圳深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0.2%的股份,这是一家研发罕见疾病mRNA疫苗的初创公司。与此同时,百济神州(BeiGene)1月的时候在公司声明中宣布,它获得了将Strand Therapeutics的实体瘤mRNA疗法在亚洲(除日本以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商业化的授权协议。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