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赛道 图森暂时领跑

图森未来利用自主研发的无人驾驶系统,完成重卡全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

重点:

  • 图森未来声称完成世界首次重卡全自动驾驶测试,在夜间行驶80多英里,成功抵达预定目的地
  • 摩根大通认为图森未来这次的成功是重大里程碑,给予增持评级

裴梓龙

去年12月29日,图森未来(TSP.US)上载了一条长达1小时23分钟的视频,视频中看到一辆重卡于夜间由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附近的铁路出发,车上的方向盘不时左右摆动,但车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不是一部灵异电影,而是图森未来进行的一项全自动驾驶测试。这辆卡车在完全没有任何人驾驶或远程控制下,安全抵达凤凰城附近的物流配送中心,影片上载两天,已经有超过3.1万次观看率。

奋斗了6年,图森未来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陈默终于成功。这家公司上周三声称完成了世上第一次重卡在公开道路的全无人测试,使用的是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系统,全程没有任何人为干预,让系统成功在公共路面上导航、协助重卡应付任何道路情况。

自动驾驶分为L0到L5 共6个级别,L0为无自动驾驶,L1至L3属于辅助型自动驾驶,即自动驾驶只是辅助司机而设。L4级别是车辆完全让计算机系统操作,不再需要任何司机,但只能在受限制的区域行驶;至于最高的L5便属于完全自动驾驶,不再受区域限制,可以前往任何地点。

这次成功试验,成为公司的重要里程碑,也意味着向L5级别迈进一大步。

竞争激烈

受利好消息刺激,图森未来股价在消息公布当天(12月29日)曾大涨约13%,高见39.89美元(254元),但最后却倒跌9.2%,全日股价非常波动,估计有投资者趁高位沽出;因为其股价在12月20日开始,已从30美元水平展开升势,不排除有人已从低位买进股份,再静待时机获利。

2015年,陈默在中国创办了图森未来,进入L4级别的自动驾驶市场,而且选择了更容易让无人驾驶商业化落地的重卡,避开乘用车市场的激烈竞争。

对比乘用车,卡车作为货物的主要运输工具,大多在宽敞的公路、物流园区行走,由于属于长途运输,往往要两名司机轮流驾驶,图森未来的无人驾驶技术,可望为物流业解决人力成本较高的痛点,所以受到资本市场关注。公司去年4月在美国上市前,已经累积获得超过8亿美元融资,分别来自环球快递公司UPS(UPS.US)、芯片公司英伟达(NVDA.US)和中国的鼎辉资本等。

2019年,陈默在北美为图森未来融资时,曾获得电商龙头亚马逊(AMZN.US)提出收购,但他一口拒绝,认为亚马逊会限制公司的发展。去年4月,图森未来成功以每股40美元在美国上市,筹资约13亿美元,股价在6月曾经涨到79.84美元,其后受中概股风暴影响,曾大挫到27.24美元,近月在30到50美元水平徘徊。

图森的目标是在2024年将技术投入生产,但公司研发成本不低,从2018年逐年上升到2020年的1.32亿美元,而且净亏损几乎每年都增长一倍,单是2020年已亏了1.78亿美元,去年上半年更大增到5.02亿美元,第三季再亏1.16亿美元,幸好公司有约15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资金尚算充足。

政策风险

图森未来在赛道上的竞争者全是资本大腕,包括Alphabet(GOOG.US)旗下的Waymo、亚马逊和Uber(Uber.US)支持的Aurora(AUR.US)、特斯拉(TSLA.US)和Embark Technology(EMBK.US)等。图森未来这次成功完成靠近L5级别全自动驾驶测试,可说是暂时领先。

不过,图森未来的估值非常高,市销率(P/S ratio)接近2,000倍,而且短期内难以扭亏为盈。但摩根大通在该公司完成全自动驾驶试验后给予“增持”评级,认为其他公司虽然都有展示类似业务,但都使用了远程辅助,或者是在美国以外地区完成,能见度较低。该行相信,图森未来在本周举行的全球最大电子消费展会提供进一步细节,市场将有更积极反应。

然而,政策风险也是必需留意一环。在中美科技战越来越紧张的背景下,图森未来虽然已将注册地由开曼群岛迁到美国特拉华州,放弃了可变利益实体(VIE)架构,并发行普通股、而非中资公司喜爱的美国存托证券(ADS),试图淡化其中国背景。

不能否认的是,公司大股东仍然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新浪董事长曹国伟旗下的Sun Dream,在美国监管部门的新政策下,市场猜测Sun Dream或许需要沽出部分持股,以证明图森未来不受中国政府实体控制或影响。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