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短缺加疫情限制 Zepp Health陷入困境

随着竞争日趋激烈,这家智能可穿戴设备制造商下调了第四季度的收入指引,但预计将保持盈利

重点:

  • 由于过于倚重与小米的关系,Zepp Health下调了第四季度收入指引,导致其股价接近历史最低点
  • 就在Zepp试图在拥挤的全球智能手表领域获得一席之地的同时,全球芯片短缺和新一轮针对新冠疫情的限制,为公司带来压力

林美心

智能可穿戴设备制造商Zepp Health(ZEPP.US)试图在拥挤的全球智能手表领域开辟出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但它的种种努力正受到全球芯片短缺、新一轮针对疫情的限制措施以及竞争白热化的阻挠。这是该公司在业绩更中释放出的关键信息,该公司较为经济实惠的产品与科技巨头苹果(APPL.US)、谷歌旗下的FitbitGarmin(GRMN.US)更为昂贵的产品同台竞争。

在2021年最后一天发布的这则更新中,Zepp将其第四季度收入预测下调至16亿元(2.52亿美元)至17.5亿元之间,尽管它同时表示公司将保持盈利,试图安抚投资者。新的预测低于此前于11月16日提供的17.5亿元至20亿元收入指引。

Zepp将下调的原因归咎于“疫情的影响大于预期,包括全球芯片的持续短缺,以及关键欧洲市场新增的疫情限制和封锁”。

消息一经发布引来抛售,Zepp的美国存托股票(ADS)在2021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跌幅高达4%。但该股最终反弹,在当天收盘时持平,表明投资者对其疲软业绩并非毫无准备。该股在过去几个交易日继续走低,现在比公告前的水平下降了约4%。

它的股价目前为4.85美元,与去年2月达到的20.25美元的峰值相比微不足道,而投资者努力寻找更清晰的迹象,来认清Zepp在全球智能手表领域所处的地位。去年监管问题导致中概股整体遭到抛售,Zepp也是其中一位受害者,尽管它在这方面面临的风险相对较低。

这家以相对简单的手环腕带为主营产品的公司,可能也是最新行业趋势的受害者。

 “需求已经从手环慢慢转向手表,因为消费者越来越希望有一个功能更强的设备,而且价差也在缩小,”市场研究公司IDC的研究经理吉特什·尤布拉尼在12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说道。“现在售价低于100美元的手表数量与手环相当,而手环在过去一直主导着这个价格区间。印度和中国品牌的发展一直引领着低端手表市场,而苹果、华为和三星则在高端市场保持优势。”

Zepp此前报告称,由于过于依赖其基本款腕带产品,它第三季度出货量同比下降近40%,至990万个。该公司还公布,它为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1810.HK)生产的可穿戴产品的出货量也大幅下降,小米也是Zepp的一位主要投资者。

Zepp一直试图通过打造自有的Amazfit和Zepp品牌来摆脱小米的影响。其自有品牌的出货量在第三季度增长了近90%,尽管这一增长速度要比第二季度的114%要慢。

如果Zepp能在全球智能手表市场上巩固自己的一席之地,它将迎来巨大的收获,据Mordor Intelligence预测,到2026年,该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近22%。到目前为止,Zepp外观时尚的智能手表已经获得了相当积极的评价。

 “史诗级别的电池续航

《汤姆指南》(Tom’s Guide)的一名评论者称,Amazfit的电池续航时间可谓“史诗级”,并且表示,与更知名的可穿戴品牌相比,这款手表是“很厉害的替代品”,尤其是对预算有限的消费者来说。ZDNet的另一位评论者说,Amazfit的GTR3是一款价格适中的智能手表,性价比超高。

在该品牌的美国网站上,Amazfit智能手表的售价从189.99美元的GTR 3 PRO,到59.99美元的Bip U Pro不等。

该公司在时尚界也获得了赞誉。《GQ》杂志英国版提到GTR 3 PRO时称,这是一款“你会很乐意戴在手上的时尚手表”。

Zepp于2018年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它还销售耳机、体重秤和家庭健身器材等其他“智能”产品。该公司上月表,其自主品牌全球出货量的增长优于成人手表市场整体的年增长率。

公司在巴西、俄罗斯、捷克和印尼等市场取得了不错的进展,Zepp表示,它在这些市场的出货量排名第一,也在意大利、泰国和西班牙占有20%的市场份额。

但它的低预算产品总体利润率较低。此外,与它努力打造的自有品牌业务相比,为小米生产的Mi贴牌产品的利润率也普遍较低。根据Zepp的最新年报,小米相关产品去年占Zepp收入的67%,尽管这一比例低于2019年,当时数字高达72%。该公司去年第三季度的毛利率为20.2%,低于第二季度的22%。

该公司在全球智能手表领域的潜力变得更加明朗之前,Zepp的股价可能会继续停留在个位数水平。去年12月,该股跌至4.26美元的历史低点。

Zepp的市值只有3亿美元,在各种衡量公司价值的指标上都远不及同行。它目前的市盈率(P/E)在10倍左右,不及佳明23倍市盈率的一半。

在过去六个月里,Zepp股价已经下跌了一半以上,部分原因是前面提到的中国本土市场收紧监管。这比香港恒生指数的跌幅要大得多,后者在同一时期下跌了约18%。它与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同期约11%的涨幅,形成了鲜明对比。

与在美国上市的许多处于类似情况的中国企业一样,Zepp显然认为自己的股票被低估了。它在上周的公告中迫不及待地指出,自11月公布2,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以来,它已经购买了价值360万美元的股票,当时股价超过8美元。

Zepp成立于2013年,去年才宣布放弃“华米”(Huami)这个听起来非常中国化的名字,尽管它仍然严重依赖中国,但一直努力将自己重新定位为在硅谷拥有更大影响力的国际参与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