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头条不香了?创始人谭思亮说了算

中国第二大新闻聚合器的最新财报显示战略调整——从烧钱促增长到成本控制,投资者见势纷纷抛售

记者 阳歌

新闻聚合器应用趣头条(Qutoutiao Inc.,纳斯达克:QTT)发布最新财务数据,虽然一些金融领域的专业人士可能会表示满意,但大多数人恐怕不大高兴。这是趣头条周四发布的最新一季财报给市场留下的大体上印象,它引发了大规模抛售,导致其市值下跌了四分之一。

我们稍后会分析这些数据,来了解这家号称中国第二大新闻聚合器的公司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位列行业第一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巨型公司今日头条)。但大略看一下报告,就能知道是什么让投资者产生恐慌而匆忙抛售,导致趣头条的市值一夜之间蒸发了2亿美元。

简而言之,这家一直在亏钱的公司正在转变策略,寻找盈利方式,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不惜代价追求增长。虽然从一个精明资本家的角度来看,这是值得称颂的,但对于现阶段的投资者来说,他们更乐于见到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两位数甚至是三位数的营收增长,这显然不能让他们兴奋。

即便如此,要说现在就放弃这家公司,也为时过早。趣头条作为独立企业的时间不会太久,同时由于它在移动新闻领域的地位相当稳固,对于一些盈利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它不失为一个好的收购选择。

就像中国很多科技初创企业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一切都取决于该公司的创始人谭思亮(他的英文名叫Eric Tan)。关于这个部分,我们会在文章的最后谈及,首先让我们来探讨一下趣头条引发市场慌乱的最新财务数据。

最重要的无疑是趣头条的总营收,报告显示,这个数字缩水21.5%,降至13亿元(2亿美元)。其他的数据都契合这个趋势。

公司第四季度的日均用户数(daily average users,DAU)为3230万,同比下降将近三分之一。第四季度日均用户数环比下降了19%,可见这个数字的下降是最近才出现的。它的月活用户(monthly active users,MAU)数字也不理想,同比下降了9.6%,降至1.247亿人。

削减成本

从更积极的一面来看,公司在上一季大幅缩减了研发和营销支出,降幅分别为30.6%和50.3%,至2亿元和6.8亿元。这使得它的净亏损额大大降低,从上一年同期的5.628亿元降到了7870万元,这个数字就不算太糟。

在2018年挂牌上市之后,趣头条的烧钱策略对它的股价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虽然更大的问题可能是:尽管位居行业第二,但人气远不及今日头条。2018年9月,它以每ADS(American Depositary Share,美国存托凭证)7美元的价格在纳斯达克上市,几个月后,由于市场对该公司寄予厚望,股价曾经短暂的翻了一番。

自那以后,它的股价一路下滑。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股价都徘徊在2~4美元之间,因为投资人越来越清楚,它永远也不会赶上行业老大字节跳动。字节跳动以令人欲罢不能的算法而闻名,它不仅用于今日头条,还用于其广受欢迎的短视频应用抖音和TikTok。

由于以上种种不利因素,趣头条最后决定将重点放在保住损益表底线,而不是奋力追赶遥遥领先的对手上,也就不足为奇了。这甚至可以说是一个高明的策略,如果公司最后能以高价卖出,会让股东受益。

应该有不少感兴趣也盈利的买家能买得起它,例如门户网站新浪、网易,甚至像中国移动这样的电信运营商,趣头条这样的新闻应用可以完善它们现有的服务。这一切都取决于谭思亮,他在五年前创立了这家公司,根据最新的年报,谭思亮现在持有公司36%的股份和高达75%的投票权,

在中国的科技初创企业中,这种安排太普遍了。如果是像阿里巴巴的马云、腾讯的马化腾这样有远见的人掌舵,这可能是一个加分的事情。 但更常见的可能是这回成为一个根本性的障碍,因为谭思亮这样的创业者,经常将他们的公司视作自己的私人领地,宁愿让它们缓慢而痛苦地死去,也不愿将控制权交给别人。

虽然这么说,谭思亮决定追求盈利而不是增长,可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或许意味着他举起白旗,承认他永远也斗不过字节跳动,并因此改变策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的终极目标可能就是出售公司。如果他最终能证明趣头条有盈利能力,那么出售可能会在明年发生。但许多中国科技初创企业最终都毁于创始人的傲慢,例如之前的电商巨头当当和门户网站搜狐,所以趣头条走上同一条路,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两个重点

1)趣头条已将公司重心从不惜代价追求增长转变为控制成本实现盈利。

2)该公司拥有中国第二大新闻聚合应用,对于像新浪、网易甚至中国移动那样规模更大、盈利更多的买家来说,它都是一个不错的收购对象。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