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中的汽车专家灿谷拼不过宏观挑战

公司将收入停滞不前归咎于监管和汽车芯片短缺,同时继续加大汽车交易服务力度 

重点:

  • 灿谷及时转向汽车交易业务,以补充其陷入困境的汽车贷款业务,整体业绩有所改善
  • 它认为国内的监管挑战和全球芯片短缺要为收入增长停滞负责

欧嘉德

中国正努力打造一个成功融合线上线下服务的汽车交易、贷款平台,这场竞赛已经变成了一场商业模式的碰碰车游戏,而且对其中一些参与者来说成了一个汽车坟场。结果就是激烈的竞争导致许多企业的利润受损,并伤及它们的股价。

创立于十多年前、以在线汽车贷款起家的灿谷(Cango Inc.,CANG.US)已经成为该领域更为自律的参与者之一,它的目标是最终成为批发商、汽车经销商以及新车和二手车零售买家的一站式交易商店。它上周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距离这一目标还很遥远,因为收入增长出现停滞的迹象,而且短期内也看不到缓解的可能。

业绩公布后,灿谷上周五的收盘价仅比其历史最低点高出一丝,按最新收盘价4美元计算,价格是其2018年IPO时12美元的三分之一。与最新业绩同时宣布的适度股票回购计划,对支撑其股价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灿谷身处一个过度拥挤的市场,它的竞争对手既有上市公司,也有至少一家资金雄厚、有风投支持的公司。除了持续盈利、运营在线分类广告汽车电商的老牌企业汽车之家(Autohome)之外,中国汽车交易市场充斥着转型中的商业模式、裁员、烧钱和利润低的问题。

总部位于上海的灿谷,第二季度收入同比增长了两倍多,达到9.467亿元(1.466亿美元)。但除非你与世隔绝,没有注意到去年同期中国新冠疫情大流行高峰期汽车购买量暴跌这样一个事实,才会觉得这样的增长有多了不起。实际情况是,最新的数字代表了与前两个季度相比,汽车交易收入和汽车融资交易都出现了骤降。

灿谷的最新季度净利润为5.577亿元,乍看之下也很惊人。但是一旦你把它持有电动汽车初创公司理想汽车(Li Auto)的6亿多元收益剔除,剩下的就没多少了。

在季度电话会议上,灿谷的高管们将季度环比下降归咎于两个宏观因素。他们说,监管机构正在间接影响该公司的汽车贷款业务,并警告说,这种挑战将持续到今年下半年。与此相对应,该公司预测第三季度的总收入将进一步环比下降至7亿至7.5亿元之间,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此外,全球汽车芯片短缺已导致减产和新车需求下降。灿谷再次警告说,短缺可能会持续2021年全年,损害其大量获取新车再转售给当地经销商的能力。

 “芯片供应短缺确实对我们的汽车交易量有很大影响,在第三季度,汽车(芯片)的短缺预计会有相当大的影响,”灿谷首席财务官张永毅告诉投资者。灿谷在2021年上半年卖掉了汽车库存,从而避免了一些与短缺有关的问题。但随着库存基本卖完,下半年看起来很暗淡。

正在进行中的转型

虽然营收前景有些暗淡,但灿谷营收构成的戏剧性转变,却让人刮目相看。这一转变使得汽车交易收入从一年前的近乎零猛增至最近一个季度的5.22亿元,超过了汽车融资,成为灿谷最大的收入来源,占比55%。

少数看好灿谷的人将它描述为一个被严重低估的金融科技赌注,显然是指其源自汽车金融的出身,目前这一块仍然占其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虽然这个角色已经在弱化,但该公司坚称,汽车贷款仍将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它在最新的年报中坦言,“汽车交易解决方案将是推动我们未来增长的关键催化剂。”

就规模而言,汽车之家仍然是中国汽车交易市场最大的参与者,大约是灿谷不起眼的5.8亿美元市值的10倍。汽车之家周三公布第二季度营收和利润同比分别下降16%和9%,这表明它也很容易受到市场近期挑战的影响。

P2P二手车交易平台瓜子二手车直卖网的所有者、私人持股的车好多集团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筹集了近40亿美元,但因为市场拥挤,为了获得市场份额,“烧”掉了大部分资金。但这并没有令风投却步,截至6月,其估值已被推高至100亿美元。它的资助者名单读起来就像是大风投名录,包括软银、红杉资本、腾讯、阿里巴巴的联合创始人马云、IDG 资本和分类广告公司58同城。

优信是该领域另一家寻求从中间商转型为二手车买手/翻新商/卖家的公司,近年来它已经退出了汽车贷款业务。优信一直苦苦挣扎,但它最近抓住了新加坡财富基金GIC这根救命稻草,该基金在5月披露,已将其在优信的持股比例提高到17.5%。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和TPG也是它的大股东。

与此同时,腾讯支持的易鑫集团展示了单纯依赖汽车贷款的困难。据其周三发布的最新季报,易鑫上半年营收下滑13%,其中自营融资服务甚至遭受了46%的更大幅度下降。与许多同行一样,它的股价目前接近历史低点。

从另一家汽车交易独角兽企业人人车,也能看到竞争的激烈,它曾经估值14亿美元,得到了高盛、腾讯和滴滴出行的支持,在2019年裁员60%,去年因现金短缺而陷入困境。

新车和二手车交易商开心汽车去年股价下滑至2019年发行价的二十分之一,目前正在寻找不同的退出方式。本月,该公司表示,正在与未披露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就潜在的合并进行谈判,这暂时提振了该公司的股价。

剔除一次性收益,这些上市公司的估值全部处于最低水平。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灿谷的12个月远期市盈率只有1.13,汽车之家是1.32。易鑫是这个群体中看起来最高的,也没有超过6,而优信则处于亏损状态。

外国同行由于缺少利润,很难进行比较。美国的二手车电商Carvana尽管其盈利历史不稳定,但市值超过600亿美元。而欧洲最大的汽车交易商,由软银支持的Auto1,今年早些时候在法兰克福上市,其市值超过80亿欧元(94.4亿美元),尽管在过去四年中每年的亏损额都在增加。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