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调整后的科兴生物将在华尔街重新崛起?

经过将近三年的停盘,在出现了两项重大法律进展后,这个新冠疫苗生产商有望很快在纳斯达克恢复交易

重点:

  • 两项关键的法律进展可能很快为纳斯达克上市的科兴生物的股票恢复交易铺平道路,结束近三年的停牌
  • 由于新冠疫苗克尔来福获得全球认可,公司的收入自停牌以来可能已经增加了80倍或更多

阳歌

到现在,很多人对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VA.US)不再陌生,中国研发、获得全球认可的新冠疫苗有三款,其中一款就是它生产的。但可能很少有人意识到,这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随着它的克尔来福疫苗销售强劲,收入飙升,为我们带来了一个相当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科兴生物是在美国上市,背后其实是有原因的。

事实上,自从2019年2月停盘以来,该公司的股票还没有换过手,至少没有通过纳斯达克换过手。这次停盘的发生,正值公司高管和它的一个大股东之间令人难堪的矛盾愈演愈烈,促使纳斯达克暂停其交易,以等待一个关键问题的澄清。我们稍后会详细介绍这个问题。

经过了数年法庭上的较量,过去两周刚刚出现了两项重大进展,这可能很快会为科兴生物经过近三年停盘最终恢复交易铺平道路。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那些因为在此期间一直不能出售科兴生物的股票而沮丧的投资者们应该可以看到价格大涨,而丰厚的回报几乎是一定会发生的。

通过观察科兴生物的业务在过去两年如何因克尔来福疫苗而出现爆发式增长,我们来探究一下这个涨幅会有多大。自2020年成功开发并在今年开始商业销售以来,该产品已售出超过10亿剂。

但首先我们会来看看,公司是经过了怎么样的曲折道路走到今天的,包括最新的进展——它预示着公司内部争端导致的僵局可能很快会结束。

整起事件可以追溯到2016年、2017年,当时有两派都想将科兴生物私有化,而相互竞争。一个是由一个叫潘爱华的人领导的,他是科兴生物北京主要分公司——北京科兴生物——的董事长,同时他还领导着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002581.SZ),该公司拥有北京科兴生物26.91%的股份。另一派来自科兴生物自己的管理层,由董事长尹卫东领导。

尹卫东领导的管理层希望以每股7美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的美国存托股票(ADS),而当时的交易价格在6美元左右。潘爱华一派愿意支付8美元的价格。尹卫东没有同意较高的报价(较高报价显然会使小股东受益),而是发起了一个典型的“毒丸防御”计划来挫败潘爱华一派。

这促使一个名为1Globe Capital的投资机构带领小股东发起了一场股东叛乱,将尹卫东等人赶出科兴生物的董事会,用他们自己的董事取而代之。这一举措似乎取得了成功,但尹卫东的团队拒绝接受这一结果,导致1Globe在加勒比海的一家法院提起了诉讼。由于公司董事会的不明确,纳斯达克无法确定毒丸防御是否有效,于是将该股停盘,等待情况澄清。

然后就说到最新的进展,首先是潘爱华与该公司在11月30日达成的和解,并由公司于12月3日披露。披露没有给出和解达成的具体条款,但该和解应该是以一种让双方都满意的方式最终确定了公司的所有权和管理权。

董事会的合法性

第二个问题是,围绕公司董事会的争议最终在加勒比海的一家法院进行,该法院要决定哪个董事会是合法的:是科兴在小股东叛乱中被推翻的原董事会,还是在这个叛乱中获得提名并得到批准的替代董事会。

科兴股东恒润投资公司(Heng Ren Investments)的创始人Peter Halesworth告诉咏竹坊,在向法院提起诉讼两年多后,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的上诉法庭终于在周四裁定,原董事会合法。该裁决应该有助于解决导致科兴股票停牌的其他诉讼,因为加勒比海法院既然裁定它原来的董事会合法,也就意味着该董事会使用“毒丸防御”也是合法的。

“科兴的股票是新冠疫苗股当中的睡狮,”Halesworth说,“它一觉醒来,终于将成功转型为全球新冠疫苗生产领导者的身份兑现到股价上。”

科兴的美国存托股票在2019年遭冻结前的交易价格为6.47美元,该公司的市值相应在6.4亿美元左右。当然,那都是在新冠肺炎和新冠疫苗出现之前的事情。自从股票被冻结以来,科兴在业绩的发布方面一直不大规律。它发布了2020年的全年财报,但今年就没有发布任何业绩。

根据2020年的财报数字,公司销售额从2019年的2.461亿美元翻了一番,达到5.106亿美元,而同期的净收入从6520万美元增加到1.852亿美元。仅第四季度的销售额就达到3.275亿美元,约占全年总销售额的三分之二,这是因为新冠疫苗的销售开始启动。

虽然今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我们可以从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生物制药(1177.HK)的中期业绩中寻找线索,该公司持有科兴15%的股份。该公司表示,2021年上半年,它的合作伙伴和合资企业——其中包括科兴在内——为公司贡献了约76亿元人民币(合12亿美元)的税前利润,但没有透露所持科兴股份的具体贡献。

Halesworth估计,科兴今年将生产约20亿剂新冠疫苗,每剂的价格可能在10美元至25美元之间,产生的收入在200亿美元至500亿美元之间。如果这些数据可靠的话,理论上,该公司的销售额可能会比新冠之前的2019年的2.461亿美元增长80倍甚至更多。

这里存在相当多的变数,因为2022年可能有更多疫苗进入市场,而且疫情也有可能最终开始消退。这将意味着科兴2022年的销售额很可能会从今年的极高水平回落。但无论你怎么看,如果该股在未来几个月内最终恢复交易的话,股价似乎有相当可能会出现大幅上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