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高管团队和大牌投资机构也无法拯救和誉生物的IPO

这家癌症药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包括凯雷集团和淡马锡,该公司的股票在上市一周内下跌了7%

重点

  • 四轮融资加上IPO,为和誉生物带来将近5亿美元的资金
  • 公司将其很大一部分资金押在一款阿斯利康治疗多发性实体瘤的药物在中国拿到批文

蓝少虎

对于制药初创企业来说,强大的高管阵容和大牌投资方,通常与公司尚在开发中但尚未带来盈利的产品同等重要。

新上市癌症药物开发商上海和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Abbisko Therapeutics Co. Ltd.,2256.HK)的情况正是如此,它的顶尖投资机构囊括了全球投资巨头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和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主权财富基金。该公司上周在香港上市时筹集了2.26亿美元,这一高额数字可能反映出了市场对其高层管理团队丰富经验的信心,尽管它的待售产品不多。

然而,该股在第一个交易日小幅下跌,此后一直持续下行,反映出它未来面临的挑战。

这家位于上海的公司成立于2016年,有五个临床阶段的小分子肿瘤疗法和免疫肿瘤疗法正在开发中。与许多其他中国生物医药初创公司的情况类似,该公司的药物都尚未拿到使用批文,因此它没有产生任何收入,更不用说利润了。

但这并没有让投资者气馁,他们看到了该公司在全球肿瘤药物市场的潜力,根据该公司招股说明书中引用的第三方数据,全球肿瘤药物市场预计将以10.5%的复合年增长率从2020年的1503亿美元增长到2035年的6704亿美元。

在上周上市之前,和誉生物主要依靠四轮融资的资金,包括最近在1月份从凯雷以及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和奥博资本(OrbiMed)等大牌投资机构筹得的1.23亿美元。根据创业公司数据库Crunchbase的数据,这使得它上市前筹资总额达到了2.63亿美元。

该公司的股价在其初始交易日从12.46港元的上市价格下跌了13%,然后在上周五反弹并小幅收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该公司的股价持续小幅下跌,目前比上市价格低约7%。

该公司目前的市值为81.5亿港元(10.4亿美元),严格来说是一个“独角兽”,但在同行中属于小独角兽。相比之下,竞争对手百济神州有限公司(BeiGene Ltd.,BGNE.US; 6160.HK)的市值为348亿美元,而和黄医药(中国)有限公司【Hutchmed (China) Ltd.,HCM.US】的估值为56亿美元。

和誉生物目前的内部临床团队只有20名科学家和医生,尽管它已经设定了一个目标,到2023年将这一数字提高10倍,达到200人。它的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它的高层领导团队,其中包括一批具有全球制药巨头强大背景的高管,他们都有指导管线候选药物上市的经验。

全明星创始人团队

可以说,它的三名联合创始人对大量的药品发现项目都做出过贡献,其中至少有8个项目最终实现了商业化。

联合创始人兼公司首席执行官徐耀昌博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加入和誉医药之前,曾担任诺华制药中国(Novartis China)的执行董事兼化学部门主管,在印第安纳州的礼来公司(Eli Lilly)担任化学总监。他还曾担任翰森药业(Hansoh Pharmaceutical Co.,3692.HK)的总经理,他建起研发团队,并指导了10多个创新项目,从发现到临床开发,横跨肿瘤学和病毒学。

生物学高级副总裁陈椎博士也拥有丰富的国际经验,曾在强生制药中国研发中心(Johnson & Johnson China,JNJ.US)担任肝癌发现和转化研究负责人,后来又担任肺癌发现负责人。他还是诺华中国表观遗传学领域新药研发的研究员和肿瘤转化研究的负责人,以及美国雅培公司(Abbott Laboratories,ABT.US)的高级科学家。

值得注意的是,陈椎曾经参与另一种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癌症药物Venetoclax的研究。去年,该药物(以Venclexta命名推广)在艾伯维(AbbVie Inc. ,ABBV.US)的全球销售额跃升近70%,达到13亿美元,这是该公司所有药物(不包括前一年推出的药物)中增幅最大的。

三人中的最后一位、负责药物化学的高级副总裁喻红平,在参与创立和誉医药之前,也曾经在翰森药业工作。他还曾在诺华担任过高级研究员,在默克制药(Merck,MRK.US)任化学家,从事研究工作。

和誉医药的五种候选药物中,有两种是通过与外国药企达成许可协议获得的,它们要么在其他国家已经获得批准,要么是管线在研药物。这些药物通常很快会在中国拿到批文,开始产生现金流,这在制药行业的初创企业当中,非常常见。

和誉医药的主要候选药物ABSK091就是这种情况,该药物用于治疗多种实体瘤,包括泌尿上皮癌、胃癌、子宫内膜癌和肺癌。该公司于2019年11月从阿斯利康(AstraZeneca)获得了这种分子的许可授权,此前这家总部位于瑞典的公司停止了该疗法的开发,转而专注于其他药物。今年3月,和誉医药在台湾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研究。

和誉医药表示,它计划将IPO募集资金的约33%用于ABSK091的持续研发、批准使用和最终的商业化,从中可以看到这款药对其商业计划的重要性。

该公司目前在中国审批过程中最先进的候选药物是ABSK081,这是一种治疗WHIM综合征的口服药物,这是一种罕见的免疫系统缺陷疾病。该药物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市场的开发权,是在2019年与波士顿的X4制药公司(X4 Pharmaceuticals Inc. ,XFOR.US)达成的独家许可协议获得的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