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 Med业绩强劲 但未能助复星旅文盈利

作为世界顶级度假村运营商之一,复星旅文上半年录得亏损,原因在于封控措施和旅行限制持续抑制中国本土市场的旅游业

重点

•  复星旅文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1.5亿到2.5亿元

•  该公司旗下Club Med业绩强劲,但未能抵消子公司托迈酷客和三亚亚特兰蒂斯的亏损

安柯伦

Club Med 连锁旅游度假村在2022年上半年表现亮眼,但仍未能阻止母公司复星旅游文化集团(1992.HK)同期陷入亏损。不过,享受着Club Med生活方式的高品质客户仍然有助于大幅控制该公司的损失。

复星旅文旗下拥有Club Med连锁度假村、中国海南岛的三亚亚特兰蒂斯超级度假村,以及托迈酷客旅游品牌。该公司本周告诉香港交易所,预计今年前六个月亏损1.5亿元(2200万美元)到2.5亿元(2.907亿港元)。

虽然亏损从来不是好事,最新的预测仍然是积极的,因为它与2021年上半年20亿元的亏损相比,下降了约90%。

Club Med品牌在全世界拥有70个度假村,是复星旅文2022年上半年资产中的佼佼者,对集团复苏的贡献最大。截至6月30日的六个月里,Club Med在全球录得营业额57亿元,同比增幅达到惊人的336%。最新的数字相当于 Club Med 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的90.2%,表明该连锁度假村的业务正在迅速接近疫情前的水平。

Club Med的度假村有8个在中国,其他都在国外,随着多数市场的旅游业反弹,这家颇受欢迎的连锁品牌为复星旅文在本土市场表现不佳的资产提供了对冲。在本土市场,上半年的疫情防控措施严重抑制了国内旅游业。

 “得益于营业额的大幅增长,Club Med的未经审计净利润转正,较2021年上半年大幅好转,且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大多数水平,”复星旅文在盈利预告中说。

投资者对复星旅文积极的财报予以回报,本周前四个交易日推动其股票上涨7.1%,周四收于11.40港元。

但也不全是好消息,位于海南、规模庞大的三亚亚特兰蒂斯度假村表现低迷,而它通常占集团度假村业务收入的15%左右。这处超大地产拥有1300个房间,5个水下套房,一个水上乐园、一个水族馆和10个餐饮店。正常情况下,它是复星旅文的摇钱树。但这个度假村严重依赖国内游客,今年上半年成了复星旅文的软肋,因为疫情封控和其他限制措施让许多人无法出门旅游。

三亚亚特兰蒂斯今年上半年的营业额为4.869亿元,仅为去年同期的47.1%。虽然这些数字令人失望,但复星旅文指出,这个超大度假村的业务之前一直恢复得不错,直到3月份,新冠疫情袭击了中国的几座大城市,并最终导致上海在4月和5月封城。

表现不佳的托迈酷客

2022年上半年,复星旅文的业绩受到集团第三大品牌托迈酷客的拖累。它将其归因于新冠疫情和“(该品牌)业务发展早期阶段”所致。

19世纪,托迈酷客帮助开创了大众旅游和旅游业这些尚处于萌芽阶段的概念,成为了平价的一站式全包假期的代名词。但是这家以欧洲为中心的品牌在2019年陷入困境,并在不久后宣布破产,一时之间致全球各地成千上万的旅行者滞留,当时还成为了全球头条新闻。

托迈酷客倒闭时,复星持有该品牌7%的股份,后来通过谈判各方达成了一揽子救助计划,复星彻底收购了该品牌。但随着新冠的暴发,加上声誉严重受损 ,事实证明,重振这个历史悠久的品牌并非易事。不过,正如Club Med的成功所证明的那样,复星旅文知道如何在本土市场之外搞经营。复星旅文隶属于规模更大的金融和医药集团——复星集团。

受旅行不确定性拖累,托迈酷客的中国业务继续表现不佳。但其英国公司的情况略好一些,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分公司的业务同比增长了8倍,这这无疑得益于英国的出行自由和强大的本土品牌意识。

在新冠疫情之前,复星旅文是全球最大的旅游公司之一,特别是对休闲观光客而言。后来,大流行令其折翼,使它陷入了赤字。但在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本土市场,它是领先的度假酒店运营商,大多数分析师认为,问题不是它是否能恢复元气,而是何时能恢复。

这种乐观情绪正在提振该公司的股价,因为投资者看到了广阔的中国市场未来的好日子。虽然中国境内的封锁和新冒出来的一波波新冠疫情导致了股价的剧烈波动,但自今年年初以来,复星旅文的股价上涨了逾10%——轻松超过了恒生指数同期12%的跌幅。

它在国内的竞争对手携程集团(TCOM.US;9961.HK)和同程旅行(0780.HK),也有着类似的强劲表现。今年到目前为止,三家公司的股价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尽管现在只有同程处于盈利状态。

分析师预计,这三家公司的股价在2022年将继续上涨。据雅虎财经调查的八位分析师称,复星的一年期目标交易价格为15.24港元,比最近的价格高了25%。但由于复星旅文的很多业务仍来自中国境内,这一目标的实现取决于中国是否取消清零政策,并重新开放旅游。

不过,随着2022年上半年的结束,来自复星旅文的基调还是乐观的。在上海等地方的封城结束后,该公司立即看到了业绩的改善,包括托迈酷客和三亚亚特兰蒂斯业务。

 “复星旅文正在为旅游业的好转做准备,现在业务已经恢复运营,”复星旅文董事长兼CEO钱建农表示。“它将继续利用全球业务和有竞争力产品的优势,把握不同地区的增长势头。”

在钱建农的上述言论后,复星旅文在日本开了一家Club Med滑雪度假村,并确认将在中国境内开建6个新的Club Med度假村。托迈酷客衍生出来的Casa Cook,也刚在希腊的时髦小岛上开了一系列奢华小酒店。

有这么多新开业的酒店,加上乐观的首席执行官和投资者的支持,复星旅文似乎有望保持增长并恢复盈利。凭借手中34亿元的现金和另外43亿元的未动用信贷额度,该公司看起来要熬过新冠疫情也是不差钱的。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