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血統的中東版Clubhouse,Yalla是獨角獸還是空談?

自2020年上市以來,該公司的股價一直呈激烈震蕩走勢,因與美國流行的語音聊天應用相提並論而飙升,而上周又因爲做空者攻擊而暴跌

重點:

l   遭到做空後,Yalla幾乎跌去了2021年的所有漲幅,即便它反駁了指控並宣布股票回購計劃

l   分析機構普遍看好這家總部位於迪拜的公司,它在最近一個季度公布了三位數的收入和利潤增長  

 

梁樂恩

中國人創辦的Yalla Group Ltd. (紐交所:YALA)經常被比喻爲中東版Clubhouse,那個由美國人創辦的帶來轟動效應的語音社交網絡應用。近來,圍繞它的討論不是那麽令人興奮。

在遭遇了一次典型的做空之後,它的股價在過去一周下跌了逾12%,即便這家總部位於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公司迅速駁斥了對它在財務上玩花招的指控,並宣布了1.5億美元的股票回購。

作爲首個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阿聯酋科技獨角獸企業,Yalla借了Clubhouse的東風,在2月份飙升至41.35美元的高點,是它去年9月IPO價格每美國存托股(ADS)7.50美元的5.5倍。

但是老話說“凡事有起必有落”,在這裏十分適用,因爲饑餓的做空者盯上了這家公司高漲的股票(即便2月份中國互聯網股票出現大範圍回調已經衝擊了Yalla的股價)。現在更大的問題迫在眉睫:Yalla是否配得上它獨角獸的地位,還是它基本是個空話連篇的聊天室。

做空機構Gotham City Research在5月19日的一條推文中把該公司描述爲一只醜鴨子,在此之前Swan Street Research發布了一份31頁的報告,指責這家公司誇大了包括收入和現金在內的各項指標。

Gotham City將Yalla比作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瑞幸是一家曾在紐約上市、企圖成爲中國版星巴克的企業,在另一家著名的做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曝光它造假之後,于2月份在美國申請破産。瑞幸承認捏造了數億美元的銷售額,並在去年12月向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支付了1.8億美元的罰款。

Yalla遵循這種做空的常規操作,立即否認了這些指控,說報告“包含大量錯誤以及帶有誤導性的、未經證實的主張”。兩天後,它宣布了一項回購多達1.5億美元ADS的計劃。   

在上周五宣布回購計劃之後,Yalla的ADS價格一度上漲了22%,最終該股收盤時漲幅回落到5.9%。

Yalla的股價從攻擊前的水平下跌了近20%,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天裏又有所反彈,呈現出激烈的震蕩。截至周三收盤,該股從攻擊前的水平下跌了12.4%,使其市值達到23億美元——仍遠遠高于10億美元的獨角獸門檻。

由于人們普遍認爲中國的會計標准不嚴格,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就成了對做空者來說特別有吸引力的目標。中國政府拒絕允許美國證券監管機構在懷疑有欺詐行爲時審查這些公司的審計文件,使問題進一步惡化。

Yalla絕對不是第一家成爲做空機構犧牲品的中國企業。在過去十年裏,包括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和渾水在內的其他做空機構發起了許多類似的攻擊,指控各類中國公司存在欺詐行爲,往往令它們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股票暴跌。

懸而未決

做空事件雖然塵埃落定,現在要斷定勝負還是爲時過早。Yalla的迅速回擊可能減輕了做空導致的損害力度,股價仍比IPO時高出一近倍,當時籌集了1.448億美元。

做空往往也會帶來適得其反的效果,去年中國的教育科技公司跟誰學(GSX Techedu)和太陽能光伏板制造商晶科能源(JinkoSolar)的經曆就是這樣,在做空報告出來後,兩家公司的股價均在短暫下跌後上漲。

Yalla由公司董事長楊濤2016年在中國創立,通過專注中東市場,同時將技術和産品研發部門留在杭州,它在增長迅速的語音聊天領域佔據了一席之地。這使它可以避開中國對平台運營商的嚴格要求,無需監管用戶生成的敏感話題。Yalla在未來還是會避開中國市場,其發展路線圖的下一站是北非和北美。

 “在接下來的兩三年裏,(中東和北非)肯定會是我們主要的關注點,隨著Yalla Parchis的推出,我們將繼續關注南美市場,看看是否有其他潛在的機會,”楊濤在5月10日的最新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說。在創辦這家公司之前,楊濤曾在中國的電信設備巨頭中興工作了10多年,曾任阿布紮比分公司的總經理。

Yalla的業務主要分兩塊:語音社交網絡Yalla,以及遊戲平台Yalla Ludo。今年第一季度,其580萬付費用戶中的大多數(79%),都是大衆遊戲玩家,其余的則是來自于類似Clubhouse的主要應用。Yalla Ludo的收入在去年第四季度超過了Yalla。

類似Clubhouse的Yalla上面,有數千個主題的公共聊天室,以及一對一的私人文字和語音聊天功能。Yalla Ludo是一個包含音頻聊天及其他社交網絡功能的手機遊戲平台。人們還可以在上面購買虛擬禮物和虛擬貨幣。

本月早些時候,在做空發生之前,該公司公布了第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兩倍多,達到6760萬美元。它的淨收入增長了一倍,達到1980萬美元,非通用會計准則淨收入增長了兩倍多,達到3360萬美元,付費用戶同比增長260%,達到580萬美元。

作爲一只新的互聯網股票,目前還沒有太多分析師關注該公司。但據彭博社數據,有兩名分析師將該股評爲“買入”,第三名將其評爲“持有”。

奧本海默(Oppenheimer)的分析師Bo Pei在該公司發布季度業績後,將它的目標價上調7%至30美元,並維持“跑贏大盤”的評級,不過那是在做空事件發生之前,上調是基于這樣一個想法,即它在2月推出的新應用,包括iOS版本的 Yalla Parchis(西班牙語版本的Ludo)、Yalla Baloot和101 Okey,可以給公司帶來更大的上升空間。

海通國際也定出了同樣的目標價,認爲2021年至2023年的未來市盈率在22~25倍之間。它表示,Yalla的淨利潤將在第二季度下降,但不會影響基本面。

雖然Yalla的股價已在做空後回調大半,但仍有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通常在這種做空之後出現的股東訴訟。幾家律師事務所表示,他們正在調查針對該公司發起的潛在索賠,該公司最終可能不得不爲此埋單。

欲訂閱詠竹坊每周通訊,請點擊這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