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强’人退下 邁向集體領導

京東創辦人劉强東正式退居二綫,走上其他大型科網巨頭領袖淡出公司的舊路

重點:

  • 京東宣布,徐雷將接替劉强東出任首席執行官,負責日常營運管理,劉强東續任主席,今後專注長期戰略設計
  • 證券界認爲,科網平台業務主要受産業監管政策影響,其中來自美國監管壓力更大,人事變動反而屬次要

羅小芹

又一位中國科網强人宣布退下來了,但這真的重要嗎?

京東集團股份有限公司(JD.US; 9618.HK)上周四宣布,創辦人劉强東退任首席執行官,但續任董事會主席,今後將專注公司長期戰略設計與重大决策部署、培養年輕領軍人才和振興鄉村事業。

公告稱,履新首席執行官的徐雷,將以執行董事身份加入董事會,他接任前爲集團總裁,並歷任京東零售首席執行官、京東集團首席市場官及京東商城市場營銷部負責人等職務。近年零售部門貢獻京東總收入達九成以上,由掌管零售的徐雷接任,或有助管理平穩過渡。

外界預計,與其他科企創始人逐步淡出的情况一樣,不足50歲的劉强東稍後或會辭去主席職務,但對公司實際影響不大。消息公布後,京東股價在兩個交易日內下跌5.3%,上周五報222.4港元,處於過去52周區間的中間偏低水平。

過去兩年,中國政府不斷祭出政策組合拳,整肅電商、遊戲、外賣及網約車等市場的壟斷現象,多名具影響力的民間企業家,先後放棄公司管理權。其中,阿里巴巴(BABA.US,9988.HK)創始人馬雲早於2018年已宣布翌年9月卸任主席,隨後拼多多(PDD.US)創始人黃崢在2020年接連卸任首席執行官及董事長,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2021年5月宣布卸任首席執行官,幾個月後又辭去主席一職。

科網企業曾經是中國增長最快的新興產業,能够帶領科企創出一片天,時勢與運氣雖不可或缺,但創始人的性格特質,也能够爲這些成功的商業案例添上色彩。劉强東以一介窮小子建立市值逾千億美元的電商王國,可說是典型的白手興家故事。

500元變一萬億

劉强東出生於江蘇,1992年獲中國人民大學取錄,他籌得500元旅費後、帶上在途中充饑的一窩鶏蛋,以及家人鄉里的期望,便踏上赴京征途。乘著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他於2004年創立京東,期間享受著網上零售市場快速成長的紅利,帶動京東市值最巔峰時超過1,900億美元(1.2萬億元)。

京東以挑戰電商龍頭阿里巴巴爲目標,反映劉强東好强不言敗的性格,但强人也有困擾時。他於2018年9月涉及一宗美國明尼蘇達州性侵案,其後獲該州檢察官辦公室以證據不足爲由不予起訴,劉强東雖然只持有13.9%京東股份,但在“同股不同權”的制度下,讓他擁有76.9%的投票權,事件難以動搖他在京東的地位。不過,案件的民事索償仍未了結,而且自從這宗事故後,劉强東已逐步淡出日常業務,可能反映他有意爲京東邁向集體領導奠下基礎。

光大新鴻基財富管理策略師溫傑表示,現代企業以團隊爲基礎,就算像劉强東這種靈魂人物,去留對公司影響有限。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藺常念說得更白,認爲劉强東是擔心“共同富裕”政策,與其他科網巨企創辦人淡出管理層如出一轍,但他也認爲此舉對公司營運沒有任何影響。

京東去年收入增長27.6%至人民幣9,516億元,其中來自零售分部的收入爲8,663億元,約佔整體收入91%,產生約266.12億元的經營利潤。然而,新業務經營虧損擴大,由2020年的47.2億激增至去年的106億元,物流業務更轉盈爲虧,錄得經營虧損18.3億元,拖累去年公司錄得35.6億元虧損,表現遠差於2020年的494億元純利。

政策影響更明顯

京東的新業務包括京東產發、專攻下沉市場的京喜、海外業務及技術創新等,這部分收入只佔整體營收2.7%,但卻造成頗大虧損,而且針對科網平台的監管政策未見放鬆,這些都遠較創始人劉强東的淡出,更令投資者憂慮公司未來前景。

藺常念認爲,自從螞蟻集團的上市計劃夭折後,國策便明顯不利中國科網平台,行業基本面至今沒有太大改善,認爲投資者應提防科網股;溫杰也認同科網平台受監管政策影響最大,而且不單是中國監管當局,而且也受制於來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壓力,人事變動反而是次要。他認爲需要先觀察京東今年首季的業績表現,業界才能判斷第二季以至下半年的投資部署。

另一個市場擔心的因素,是中國新冠疫情反復,持續衝擊消費與物流業,三大電商巨頭阿里巴巴、京東及拼多多近期營業收入增長乏力、淨利潤增速也有所下滑。京東去年雖然轉盈爲虧,但以非公認會計準則計算,公司錄得約172億元淨利潤,市盈率約37.3倍;以同樣準則評估,阿里巴巴的預測市盈率僅約11.8倍。

京東在面對管理層變動,以及與阿里巴巴同等的監管風險下,究竟是否值得擁有比對方高出兩倍以上的溢價,的確有商榷之處。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