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凱醫藥零收入 闖關港交所‘補血’

這家申請到香港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未錄得任何收入,去年的虧損更明顯擴大

重點:

  • 來凱醫藥最近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由於研發費用大增121%,加上錄得巨額公允值變動虧損,去年的虧損額翻了兩倍
  • 公司期望上市籌資,協助兩款獲國際藥企諾華授權的核心產品加快商業化

葉天娜

自從港交所(0388.HK)於2018年批准仍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後,成功吸引了不少這類被歸納為“B仔股”(股份名稱後有一個B字)的醫藥企業,在過去幾年市場熱錢充裕下,一度吸引大批投資者。

雖然這個板塊的投資熱潮已退卻、年初至今更只有兩家同類公司成功登陸港交所,但仍有高達30多家生物科技藥企排隊等候上市聆訊,最近又有一家仍未盈利的創新藥生物科技公司來到港交所門前。成立才6年的來凱醫藥有限公司,找來中金公司作為獨家承銷人協助上市,值得留意的是,該公司仍未有任何產品獲准銷售,最近兩年已虧損超過10億元,而且其14款創新候選產品中,最接近商業化的兩款產品是由國際知名醫企諾華(NOVN.SWX)授權,其餘產品距離臨床仍有一大段距離。

來凱醫藥在招股文件中介紹,公司致力為全球癌症及肝纖維化患者提供突破性療法,其中兩款由諾華授權、臨床進展最快的核心產品LAE001和LAE002便是針對癌症的藥物,前者是潛在同類首個下一代雄激素合成抑制劑,用於治療前列腺癌;LAE002則是一種高選擇性的三磷酸腺苷(ATP)競爭性AKT抑制劑,用於治療卵巢癌、前列腺癌及乳腺癌等。

該公司這次申請上市籌資,正是計畫把資金用於加快這兩款藥物的臨床開發及批准,以盡快實現商業化,為公司帶來銷售收入。

與其他生物科技公司一樣,來凱醫藥少不了“燒錢”研發,去年的研發費用為1.73億元,同比大增121%,至於行政開支也大增169%至5,188萬元;但該公司過去兩年虧損達10億元的主要原因,是分別錄得1.59億元和5.22億元的公允價值變動,因此期內分別錄得2.57億和7.49億元淨虧損。

由於來凱醫藥未有任何產品收入,因此讓LAE001及LAE002盡快商業化,可以說是“輸血”的唯一希望。其招股書也坦言,公司自成立以來已消耗大量現金,如果不能成功完成候選藥物各自的臨床開發,以獲得相關監管批准或實現商業化,其業務、經營業績及財務狀況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

核心產品依賴諾華

事實上,來凱醫藥在過去6年已經完成了6輪融資,前5輪獲得1.62億美元(10.9億元),主要來自在生物科技創投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奧博資本(OrbiMed)、招銀國際和主要合作方諾華等,其中屬第6輪的D輪融資在今年4月完成,由國投招商領投6,100萬美元,令公司估值上升至5.38億美元(36億元),估計是為來港上市做好準備。

一家持續虧損的醫藥公司,憑什麼吸引那麼多機構投資者?除了押注在該公司

獲授權藥物的商業價值外,其管理及研發團隊也是賣點。來凱醫藥的創辦人兼董事長呂向陽是一名擁有超過20年經驗的資深藥物研究專家,而且正是出身自諾華,曾擔任諾華全球肝病新藥研究和新藥發現技術平台負責人。

另外,該公司的臨床營運總監李國秀曾在輝瑞(PFE.US)等大藥廠工作、首席醫學官嶽勇也曾效力於葛蘭素史克(GSK.US)及強生公司(JNJ.US),領導過多款腫瘤藥、止痛藥及神經系統病藥在全球多個中心進行臨床研究,其中多款都能獲批上市。環顧該公司55人的研發團隊,當中14人持有博士學位,另有26人持有碩士學位,過去均專注於腫瘤和肝臟疾病的臨床前及臨床開發工作。

雖然來凱醫藥強調是靠“三支柱”模式開發產品,即自主研發、全球業務發展及轉化研究所組成,然而該公司的14條管線中,自主研發的產品大多都處於早期階段,距離臨床仍有一大段距離;反觀即將進入商業化的產品,大多是由其他公司授權,研發能力有待證明。

生物醫藥股表現差

對於來凱醫藥這類生物科技公司來說,如能成功上市,除了可以向前期股東交代、讓他們能退出套利外,也可以協助公司籌集資金,以加快產品商業化。但對小投資者來說,這卻是一場“賭博”,首先是公司連收入也欠奉,根本難以估值;其次是假如其產品最後不獲監管機構批准上市,可能會對股價帶來巨大衝擊。

目前在港交所上市的44只“B仔股”當中,有40只已經破發,部分更比招股價跳水超過一半,今年罕有能成功上市的瑞科生物(2179.HK)和樂普生物(2157.HK),自然也少不免讓投資者蒙受損失。

在美國加息提速的大環境下,市場資金逐步減少,加上不少錄得收入與盈利的醫藥股已從高位大跌,估值重回較吸引水平;像來凱醫藥這種憧憬授權產品帶來收入、而且距離商業化還有一段距離的生物科技股,最後能否成功闖關並獲得投資者垂青,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