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也科技借轉型崛起 躋身貸款服務領軍者

這家由直接貸方轉型而來的貸款服務商,2021年業績優於同樣於上周發布業績的兩個同行,帶動股價大漲30%

重點:

  • 儘管金融科技貸款服務商面臨監管阻力,從直接貸方轉型爲貸款服務商的信也科技集團四季度收入增長32%
  • 正在向貸款促進業務轉型但仍然直接提供貸款的樂信,四季度收入下降27%,它爲了改善風險管理而犧牲了增長
  • 仍在充當直接放貸機構的趣店,第四季度收入大跌近90%

梁武仁

網絡借貸在中國可能是一個擁有無限機遇且利潤豐厚的行業。這裏畢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會缺少想要借錢的消費者和企業。一個事關重大的問題是,如何利用國內這種巨大的信貸需求:是自掏腰包放貸,還是充當其他貸方的中間人?

雖然直接放貸讓企業有機會收取利息,省去了給中間商的費用,但卻受到更嚴格的監管,潜在的違約風險也更高。貸款促進機構受到的監管較寬鬆,違約風險更小,但要依賴穩定但不那麽豐厚的服務費作爲主要收入來源。

至少目前而言,貸款促進的業務模式似乎是更好的選擇,信也科技(FINV.US)、樂信(LX.US)和趣店(QD.US)這三家公司最新的業績就反映了這一點。幾年前,三家公司還都是直接放貸機構。但異常嚴厲的監管行動促使它們和同行重新思考自己的未來。

信也科技現在完全是貸款者和銀行之間的網絡中介、趣店堅持直接放貸,樂信介於兩者中間,正在向貸款促進業務模式轉型,同時仍然保留了一些直接貸款業務。

從這三家公司上周發布的最新業績就能看出,它們的命運出現分化,原因就在於業務模式。

上周一公布的最新業績顯示,信也科技去年四季度淨收入同比增長32%,至25億元,總交易額增長超過80%。2021年全年淨收入增長25%至95億元,貸款服務費幾乎增長了一倍。這種增長是有代價的,它伴隨著銷售和營銷成費的上漲。但是最終,全年淨利潤也增長了27%,達到25億元。

該公司2020年以前的資産負債表上都會披露貸款總額,但是2021年的財報中沒有這麽做,這顯示出它不再直接提供貸款。

與另外兩家公司不同,信也科技將繼續支付股息。每股美國存托股票(ADS)將支付0.205美元的現金紅利,派息率約爲15%,與2018年至2021年的平均水平持平。

信也科技發布財報的第二天,樂信公司公布了喜憂參半的最新業績。該公司第四季度總運營收入下降了約27%,至22億元人民幣,歸屬於股東的淨利潤幾乎减半。

不過,雖然收入下滑,樂信全年利潤幾乎翻了兩番。這可能是因爲貸款損失準備金大幅下降。這意味著,收入下滑是因爲公司更關注有實力的借款者,這不可避免地導致放貸活動的放緩。這種謹慎態度可能會受到股東的歡迎,不過收入下降可能會嚇跑一些注重增長的投資者。

趣店未讓投資者興奮

趣店上周五發布的財報未能讓投資者高興。去年第四季度,它的總收入同比縮水近90%至3.79億元,導致該季度陷入虧損。2021年全年的總收入下降了50%以上,導致全年淨利潤下降了約39%。

不過,財報當中並非完全沒有積極的內容。與樂信一樣,隨著逾期貸款的减少(這可能是努力避免高風險借款者的結果),趣店去年大幅削减了不良貸款撥備。它還一直在縮减課後輔導業務——萬裏目少兒成長中心的規模。這看起來是明智的,因爲家教是中國監管機構最近嚴厲打擊的另一個行業,而且它也並非趣店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如今,做金融科技的直接貸款人很難。中國政府正在嚴肅對待此類經驗不足的互聯網平台的大舉放貸行爲,以防止可能隨之而來的違約浪潮。衆所周知,中國監管機構打擊P2P貸款機構的行動在2018年達到頂峰,導致許多公司關門,並迫使信也科技、樂信和趣店等公司退出了這一業務。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在2020年降低了民間貸款最高利率司法保護的上限,給該行業再潑冷水。

隨著政府對民營貸款機構態度的轉變,風險管理已成爲金融科技平台的頭等大事。清除潛在的不良借款人不僅對直接貸款人至關重要,對信也科技和樂信等貸款促成機構也是如此。

雖然一個真正的中間商不必擔心它向實際貸款人介紹的借款人違約,但信也科技和樂信的協議規定,當它們爲貸款合作夥伴安排的貸款違約時,自己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因此,它們爲這種可能性留出了準備金,儘管有時在實際貸款損失小於預期的情况下,它們也會釋放資金。

信也科技促成的貸款質量提高了不少。逾期90天或更長時間的貸款佔總貸款的比例從一年前的1.56%降至2021年底的1.26%,按照行業標準這已經是很低的數字了。去年年底,樂信的這一比率爲1.92%,與12個月前的水平相當。趣店在最新財報中沒有提供可比較的數字,不過它說,截至2月底的D1逾期率在5%左右。

這表明信也科技有一個更好的借款人篩選系統,使其能够在限制違約風險的同時繼續擴大業務。投資者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在信也科技發布最新財報後,到上周五該公司股價上漲了逾30%。該股目前的市盈率爲3倍,相比之下,樂信和趣店的市盈率分別爲1.68倍和1.41倍。

雖然樂信和趣店的業績不如信也科技,但投資者可能仍然關注風險控制改善的迹象。兩家公司的股價在財報出來後的幾天內都有所上漲,不過漲幅不及信也科技。

對於這三家公司來說,野蠻生長的日子已經過去。在監管更爲嚴格的新環境下,金融科技貸款博弈的核心是爲了减少需要擔心的問題。憑藉更爲輕盈的商業模式,信也科技擺脫了作爲一個貸款人的麻煩,因此它看起來處於蓬勃發展的有利地位。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