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湯聯手廣汽 加速進軍智能汽車

這家有爭議的人工智能公司與知名汽車製造商的最新合作,有助於它實現多元化,目前該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是政府訂單

重點:

  • 商湯集團正在加緊進軍智能汽車行業,這是它在政府客戶之外尋求多元化的行動之一
  • 禁售期結束後,該公司股票在6月30日暴跌51%,目前較IPO之後的高位縮水近三分之二

西一羊

讓一讓,華為百度(BIDU.US; BIDU.US),以及其他所有正在加速進入國內繁榮的智能汽車快車道的中國大型科技公司。

阿里巴巴支持的人工智能後起之秀商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0.HK)正在加緊進入這個行列的努力,它於上周宣佈,與廣汽集團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廣汽集團是中國領先的國有汽車製造商,合資夥伴包括豐田(7203.T)和本田(7267.T)。商湯稱,雙方將在“智能駕駛、智能車艙和智能網聯汽車”等領域開展合作。

考慮到包括自動駕駛汽車在內的智能汽車的巨大潛力,就不難理解這家人工智能公司對汽車的興趣。商湯成立於2014年,是中國最大的電腦視覺軟件供應商,服務超過2,400家客戶。其業務領域包括智能商業、智能城市、智能生活和智能汽車應用。

不過,它的很大一部分業務來源於政府相關的監控工作,通常涉及在城市安裝攝像頭和感測器。該公司的面部識別軟件嵌入到監控硬件中,可以即時識別人臉,協助政府進行刑事調查等。

但監控領域已經變得越來越飽和。除了其他軟件製造商,商湯與攝像頭製造商海康威視(002415.SZ)和電信巨頭華為等硬件公司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它們也在積極進軍軟件業務。國內新聞網站36氪援引軟件研究機構報導稱,這種競爭導致軟件價格暴跌,硬件製造商有時甚至為了提高硬件銷量而免費贈送。

與此同時,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放緩,以及疫情相關干擾導致稅收減少和疫情防控支出增加,導致預算緊張,地方政府的科技支出增長已經放緩。

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政府監控在西方存在爭議,這可能是華盛頓決定把商湯加入到禁止美國投資者購買股票的黑名單的原因之一。這迫使商湯去年在最後時刻中止了IPO,不過它最終還是完成了上市。相比之下,智能汽車的爭議性要小得多。

商湯在汽車領域的雄心要追溯到2017年,該公司首次宣佈與本田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共同開發自動駕駛技術。但直到不久前,它才加大行動力度。今年年初,該公司在大範圍的重組過程中,組建了獨立的智能汽車業務集團。

在消費者對智能汽車服務的強烈需求的推動下,汽車製造商越來越多地採用電腦視覺技術開發自動駕駛汽車。商湯去年的招股說明書中引用的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的研究結果顯示,到2025年中國汽車行業在此類技術上的年度支出將達到153億元,相當於2020年到2025年的複合年均增長率為67%。

智能汽車產品系列

這家總部位於香港的公司開發了一套名為Smart Auto的軟件產品,據稱可以説明汽車製造商開發自動駕駛汽車。該公司表示,其技術由嵌入汽車系統的人工智能模組驅動,可以檢測和預測周圍環境,例如過往的行人。

商湯稱,截至7月,它已經與30多家車企簽約,其中包括國內外的一些龍頭企業。該公司表示,根據這些合同,預計未來五年將為超過2,300萬輛汽車提供軟件產品,涉及60多個車型。

儘管商湯與汽車製造商建立了強大的合作夥伴生態系統,但其中許多合作夥伴關係尚未產生商業效益。2021年,商湯智能汽車業務的營收為1.842億元,僅佔商湯全年47億元總收入的3%。

儘管如此,該公司表示將繼續在業務上投入資源。該公司在3月發佈2021年年度業績的公告中表示:“我們將更大力度發展智能汽車業務,致力於打造汽車行業內最具影響力的AI賦能平台,引領汽車行業的智能化變革。”

推動智能汽車業務的能力可能很大程度上並不在它的掌控之中,而是更多地取決於自動駕駛汽車技術廣泛採用的速度。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投資者似乎並不願意等待。

去年12月,商湯在香港上市,禁售期結束後,它的股價在6月30日暴跌了51%。有多個因素可以用來解釋投資者缺乏信心的原因,包括該公司對政府合同的嚴重依賴,以及被美國列入黑名單。 

事實上,去年被美國列入黑名單,並不是該公司的第一次。2019 年 10 月,華盛頓禁止該公司在未經它批准的情況下,從美國公司採購技術,這種制裁措施更為引人注目,類似切斷華為與美國供應商的聯繫。雖然商湯不銷售硬件,所以這些制裁措施對它的影響較小,但其數據中心設施需要大量晶片,用於訓練人工智能模型。因此,制裁對商湯來說是一項長期挑戰,因為中國公司始終無法提供替代技術。

自6月30日暴跌以來,商湯的股價有所反彈,但尚未完全恢復。在上周宣佈與廣汽達成合作關係後,該股上周收盤下跌5%。它在週二的最新收盤價為2.17港元,估值為730億港元(848億元),約為IPO時3,000億港元的四分之一。

商湯的股價暴跌讓人看到,在中國曾經炙手可熱的人工智能領域,大多數企業的廣泛遭遇。截至7月中旬,三家這樣的公司——電腦視覺專業公司格靈深瞳(688207.SH)、商湯的競爭對手虹軟科技(688088.SH)和人工智能晶片公司寒武紀(688256.SH)自上市三年來,股價下跌了23%到70%不等。

投資者最擔心的是這些企業無法盈利。商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公司報告稱,2021年淨虧損170億元,高於上一年的120億元。

就估值而言,商湯目前的市銷率只有4.25倍,對於這類高增長型的科技公司來說,這是一個相對較低的比率。滬市兩家規模較小的同行——格靈深瞳和虹軟科技的市銷率則高得多,分別為17倍和24倍,反映出商湯的股價在6月30日遭遇拋售後迅速下跌的狀況。處於盈利狀態的海康威視也在美國的黑名單上,它的市銷率也很低,僅為3.59倍。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