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麥衝擊“植髮第二股” 龐大銷售開支惹關注

中國植髮市場仍在快速擴容,繼雍禾醫療後,另一家植髮服務商大麥植髮也計劃進駐港交所

重點:

  • 港股有望迎來“植髮第二股”,專攻一綫城市的大麥植髮,已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 植髮行業競爭激烈,要靠增加營銷費用搶奪生意,該公司的銷售及分銷開支佔了總收入一半以上

斯年

背靠“顔值經濟”與國民日益增長的脫髮困擾,中國植髮市場規模持續增長。繼雍禾醫療(2279.HK)之後,又一家植髮服務商大麥植髮醫療(深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側面反映該行業“錢景”光明。

大麥植髮定位爲中高端毛髮診療醫療集團,服務涉及問診及診斷、微針植髮、固髮及養髮等,其中微針植髮是一種以手術植髮的治療技術,也是大麥植髮收入的主要來源。

2019年至2021年間,大麥植髮的客戶人數從2.38萬人增至3.27萬人,但這只是中國脫髮患者的“冰山一角”。據國家衞健委在2019年公布的數據,中國平均每6名居民中,就有一人存在脫髮問題,這一群體的總人數超過2.5億,其中84%的人在30歲前就出現脫髮。

注重外貌而消費能力較强的年輕人逐漸加入“脫髮”大軍,催生了規模龐大、增長迅速的植髮市場。據該公司的初步招股書引述灼識諮詢的研究報告,植髮行業的市場規模已經從2016年的83億元,增至2021年的238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達23.5%,並預計到2026年進一步增至712億元。

但安信國際的研究報告稱,植髮行業目前市場滲透率僅不足1%,仍存在巨大提升空間。大麥植髮則在招股書中表示,他們認爲這個行業目前仍處在早期發展階段,並且會因爲有更多人參與者入局而持續增長。

招股書顯示,大麥植髮上市募集的資金,將主要用於繼續拓展公司的運營網絡、促進産品及服務的創新、投資於研究及開髮,以及推進醫療服務數碼化轉型等方面。

毛利率下降

大麥植髮是由本來任職醫學美容醫生的李興東創立,2004年,李興東進入植髮行業,並於2009年創立“科髮源”品牌,逐漸在中國建立植髮醫療機構網絡。

2019年,科髮源更名爲大麥植髮,截至目前,該醫療集團業務覆蓋全國31個城市,擁有33家醫療機構,僱用180名註册醫生及690名其他醫療專業人員。按收入計,大麥植髮是中國一綫城市最大的毛髮診療服務醫療集團,但去年於該市場的市場份額僅爲5.2%。

植髮這門生意真的“錢途無限”?從招股書來看,大麥植髮過去三年的收入分別爲7.47億元、7.64億元及10.2億元。其中手術植髮是非常重要的收入來源,近3年收入佔比分別達到95.7%、93.1%和79%,去年佔比减少,是因爲公司與其競爭對手雍禾醫療一樣,致力發展非手術的固髮和養髮業務,並於去年獲得2.14億元相關收入,按年大增近三倍。

植髮手術是將毛囊從具有高質量毛囊的後枕區域提取出來,移植至裸露及稀疏的毛髮區域,讓毛囊在新的部位存活,長出健康的新髮。由於它是“按根計費”,因此價格不菲,而且毛利頗高。大麥植髮手術服務的優點,在於使用一種名爲微針植髮的技術,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小創口,减輕患者的痛楚,並實現更自然的外觀。

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顧客單價和毛利率正不斷走低。近3年來,大麥植髮顧客單價平均爲3萬、2.58萬和2.47萬元,下滑幅度約17.6%;毛利率從2019年的79.8%降至去年的70.9%。儘管公司在2020年扭虧爲盈,但在近兩年間,大麥植髮只是“增收不增利”,去年淨利潤甚至同比倒退5%,盈利能力和前景仍有待觀望。

營銷費用高

淨利潤未能與收入同步增長,或反映出公司一個深層次問題,就是營收嚴重依賴營銷投放。

2019年,大麥植髮虧損超過1,500萬元,公司解釋因爲將品牌從科髮源升級爲大麥,推廣品牌及提高知名度等工作,促使銷售及分銷開支高達5.01億元,佔該年總收入高達67%。此後,大麥植髮對營銷的依賴沒有明顯减少,雖然2020年相關開支略减至近4億元,但去年再度急增逾兩成至5.2億元,佔收入達51%。

作爲擁有獨特技術的企業,大麥植髮在研髮上的投入卻不多,甚至不足營銷開支的百分之一,近三年研髮費用僅分別爲646萬元、460萬元及478萬元。

銷售與營銷開支吃重,是植髮行業的常態,主要因爲行業競爭相當激烈。除了大麥植髮外,雍禾醫療去年底已經在港股上市,成爲“植髮第一股”,率先提升品牌形象。雍禾醫療最新的市盈率約31倍,以大麥植髮去年的盈利6,612萬元估算,該公司的上市市值可達24億港元(20.5億元)。

與大麥植髮規模相近的新生植髮、碧蓮盛植髮等公司也在快速發展,根據安信國際最新研報,上述三家植髮機構的市佔率,也分別只在3.6%到5.3%不等,反映行業相當分散。在面臨競爭激烈、毛利率下滑以及營銷開支上升的不利背景下,即使大麥植髮能登陸港股市場,投資者也可能需時觀望。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