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申請兩年後 三彩家延續紐約上市夢

三彩家是一眾公寓出租機構中,少數倖免於倒閉的公司之一,現已轉型為軟件服務供應商

重點:

  • 三彩家尋求在紐約上市籌集1,500萬美元資金,僅為其兩年前第一次申請時集資目標3,000萬美元的一半
  • 自2019年從專事房屋出租轉向軟件服務供應商以來,該公司經歷了一次坎坷的轉型

西一羊

「坎坷」這個詞,可能最能形容軟件服務供應商三彩家歷時逾兩年的前赴紐約上市之旅。2020年9月首次提出申請後,三彩家的招股說明書至少更新了9次。在此期間,該公司一直在努力應對自己的身份危機。

磨難並非吸引投資者的神丹妙藥,但該公司卻認為自己終於找到了成功的妙方。稍後我們會詳細介紹。

最近一次更新IPO計劃是上周。計劃書顯示,三彩家擬籌集資金1,500萬美元(1.04億元),僅為兩年前的集資目標3,000萬美元的一半。承銷商萬通證券也是一家小投行,與過去一年在紐約上市的中國公司中的很多都有關連,因為大部分大銀行都因政治不確定性而不願承銷。

三彩家計畫只發行其總股份的大約10%,這使其估值僅為1.5億美元。但考慮到其上一財年的年利潤僅為92.7萬美元,這個估值也是很大膽的,因為這意味著它的市盈率高達161倍。

該公司上市之旅漫長,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要歸咎於中國政府對存儲敏感消費者資料的公司監管普遍收緊。在三彩家的招股計劃書裡,這方面的資訊比比皆是,也談到了因為從事敏感通信業務而面臨的監管風險。

除整體市場環境外,三彩家自身也存在大量問題,主要是財務問題。該公司正面臨收入和利潤雙雙下滑。

我們稍後來看三彩家目前的業務和它面臨的主要挑戰,以此判斷其投資價值。在此之前,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它的發展歷史。2019年的一項戰略舉動,讓該公司的業務重心徹底改變。這種現象在更成熟的西方市場比較少見,但在年輕且瞬息萬變的中國市場卻相當普遍。

三彩家自稱軟件即服務(SaaS)行業玩家,客戶群體是小企業。但實際上它最早是專門做公寓租賃的,成立於2017年底。當時,包括它在內的一批初創公司躊躇滿志,試圖在政府大力支持、投資者興趣強烈之際,從強勁的房屋出租服務需求中謀利。

這些公司瘋狂地創造出了一種新的模式,先和個人房東簽訂長期房屋出租合同,然後進行裝修並配備基本傢俱,最後將其出租給個人租戶。但事實證明,這種模式不可持續,因為它對前期投資的要求高。

數十家初創公司打起了價格戰,先是為了吸引房東,後來是為了爭奪房客,最終因資金鏈斷裂而倒閉。蛋殼公寓是其中的典型代表:2020年年初以鳳凰樹的名義在紐約上市,名盛一時,不到一年後即崩盤。

幸運的倖存者

三彩家是同業當中為數不多的倖存者之一,在崩盤之前就退出了該業務。2019年的決定現在看來是無比英明,它將其管理的一萬多處物業出售予第三方。同年7月,又推出了基於雲的移動管理解決方案,標誌著它進軍SaaS業務。

雖然向SaaS的過渡看起來很及時也很明智,但並非一帆風順,至少從財務指標上來看是這樣。在截止2020年9月的財政年度,也就是轉型後的第一個財年,該集團報告的收入為360萬美元。在接下來的財年裏,這個數字增加了一倍多,達到790萬美元,顯示出初步的好轉跡象。但隨後在截至今年3月的6個月裏,收入暴跌至190萬美元,按年下滑59%。同期利潤也驟降96%,只有4.45萬美元。

該公司最初的戰略是為職業房東提供基於雲的服務,這些房東往往擁有多套公寓,需要租戶。服務內容包括交易、結算和客戶管理。

這個戰略在概念上看起來倒是合乎邏輯,可以充分利用三彩家廣泛的人脈網路和早期積累起來的經驗。這種標準化模式將給三彩家帶來源源不斷的服務費,使其能夠通過一個具有高度擴展性的模式迅速擴大服務,從而將成本控制在可控範圍內。但在執行層面,三彩家似乎做得並不理想。

該公司的確證實過,它可以迅速獲得客戶,其企業客戶從2019年的兩個,躍升至2020年的149個,但其中大多數沒有貢獻任何收入。在截至2020年9月的財年中,該公司360萬美元的收入中,近90%來自單一客戶——城城置業,三彩家的首席執行官曾經是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三彩家也未能堅持之前設想過的標準化平台模式,轉而採用了更為傳統的定制軟件模式,由於缺乏可擴展性,這種模式的成本要高得多。該業務的增長最終以犧牲標準SaaS業務為代價。

在截至2021年9月的財政年度,定制和標準化軟件業務各貢獻了公司800萬美元收入的一半左右。但在截至今年3月的6個月裏,標準化服務的收入降為零,三彩家在此期間的190萬美元收入全部來自定制軟件服務。

該公司將其標準SaaS服務和整體軟件業務的低迷歸因於中國新冠疫情的暴發,並表示頻繁的限制措施、包括全市範圍的封鎖,對其主要客戶來源所處的房地產行業造成了嚴重破壞。

它在標準化SaaS業務模式上的挫折,反映了三彩家在向軟件業務的根本性轉型過程中走過的坎坷道路。為了避免對房地產行業過度依賴,該公司表示,將尋求客戶基礎的多元化,進入其他行業,包括農業和消費者服務。為此,該公司還專門成立了一個部門來推動該舉措,但尚未推出任何具體產品。

但三彩家可能也沒有時間來增加此類新產品,因為截至今年3月底,它的現金減少了近一半,從一年前的約400萬美元降至210萬美元。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