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鬥魚業績差劣 次季難望擺脫厄運

這兩家直播遊戲平台今年首季錄得虧損和收入下滑,在上周出台最新限制措施之後,它們警告將面臨更艱難的時期

重點:

  • 曾經有望合併的虎牙和鬥魚,首季雙雙錄得虧損和收入下滑
  • 上周宣佈了對網路打賞的最新限制之後,兩家公司將在本季度繼續苦苦掙扎

陽歌

頂級遊戲直播平台虎牙(HUYA.US)和鬥魚(DOYU.US)的最新季度業績可謂烏雲密佈,幾乎所有主要指標在這三個月都在萎縮。兩家公司在報告中都煞費苦心地指出了一兩個仍在增長的指標,但悲觀仍然是總基調。

兩家公司在財報隨附的措辭幾乎相同的聲明中都強調,困難才剛剛開始。線上直播是去年國內遭遇新一輪監管整治的諸多行業之一,就在上周,它再次遭受打擊:四個政府部門宣佈了限制未成年人消費的最新舉措。

最新規定將禁止未成年人給他們最喜歡的主播打賞——這是平台營運方的一個主要收入來源。此外,各大平台將被禁止顯示打賞額度排名,這同樣是針對年輕用戶群體,他們對金錢的概念尚未成熟,喜歡在打賞時進行攀比。最後,新規還包括打賞在內的某些互動功能將在晚間8點到10點受到限制,這是未成年人和年輕上班族看直播的黃金時段之一。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新規的影響在本季度才會顯現,意味著它們無法將糟糕的一季度業績歸咎為最新的監管行動。不過,兩家公司用幾乎相同的聲明強調了這一最新進展,表明聲明背後可能有監管機構的參與。

“公司預計(新規)以及即將採取的合規措施,將對包括本公司在內的行業參與者的直播服務產生負面影響,進而可能不利於公司的業務運營和財務狀況,”鬥魚在聲明中說。

兩家公司的股票目前都處於歷史低位,這已經是在美上市的中概股的普遍現象。這些股票去年受到了來自中美雙方不確定性的打擊。但有趣的是,兩者之中規模較大、收入構成也略微更加多元的虎牙,在宣佈最新業績後的兩個交易日股價上漲了5.6%。其中週三上漲了3.3%,與此同時,美股大盤下跌了4%——為兩年前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最大跌幅。

鬥魚的走勢與市場更加一致,周三公佈業績之後股價下跌8.6%。

就像中國的許多互聯網公司一樣,在直播行業風靡全國之後,虎牙和鬥魚曾經是風光無限的互聯網超級明星。兩家公司的主要投資者都包括互聯網巨頭騰訊(0700.HK),後者在2020年制定了兩者合併的計畫。但中國的市場監管機構去年否決了該交易,這成為它們此後遭遇的諸多挫折的開始。

希望之光?

我們將在接下來的篇幅關注一下這兩家公司的最新財報,看看能否從中看到恢復增長的希望之光。坦率地講,增長似乎不會在短期恢復,儘管情況有可能在明年穩定下來,得到扭轉。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快手(1024.HK)這樣實力更大的公司,有可能將這段疲軟期視為購買機會,發起併購要約。

在這兩家公司中,鬥魚規模稍小,實力也稍遜一籌,它在2020年第四季度錄得虧損,並在接下來的一季度出現營收萎縮。在去年第四季度之前,虎牙原本一直保持增長,此後也開始報告收入萎縮和淨虧損。

上季度,這一趨勢延續了下來,鬥魚的收入下降17%至18億元,而虎牙的收入小幅下降5%至25億元。鬥魚的虧損實際上按年收窄了15%至8,690萬元,這對該公司來說是一個不無積極的跡象。虎牙錄得330萬元的虧損額,扭轉了上年同期取得1.86億元利潤的局面。

兩家公司都沒有對營收下滑給出詳盡解釋,不過鬥魚含糊地將其歸咎於“在監管環境收緊的預期下,實施了謹慎的運營策略”。兩家公司都沒有提供當前季度的任何指引,面對如此多的不確定性,這是可以理解的。

鬥魚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是毛利率有所提高,首季毛利率從上年同期的12.1%升至13.6%,這可能有助於解釋該公司虧損收窄的原因。

虎牙的毛利率實際上下降了不少,從一年前的19.7%下降到一季度的13.5%。虎牙的亮點之一是,虎牙直播移動端MAU(月均活躍用戶數)同比增長8.5%。其季度付費用戶持平,而鬥魚則出現了9%的下降。

在收入多樣性方面,虎牙看起來也略好於鬥魚,這或許就是為什麼投資者對前者的悲觀程度略低於後者。虎牙上季度88%的收入來自直播,相比之下,鬥魚的這一比例為96%。這兩家公司的剩餘收入都來自廣告,這不太可能受到最新監管規定的衝擊。

目前,這兩家公司的市銷率都不高,不過,虎牙再次小幅領先,為0.46倍,而鬥魚是0.35倍,而兩家公司的市淨率大約為0.5倍。總而言之,雖然一些中國科技股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出現反彈,但這兩家公司幾乎肯定還無法走出困境,除非情況穩定下來,並找到新的、更多樣化的收入來源。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