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鋒鋰業再拓南美業務 67億元購阿根廷鹽湖

作為世界最大的電池製造商之一,該公司正在積極進軍鋰礦開採業務,將收購南美洲的兩個碳酸鋰鹽湖

重點:

  • 贛鋒鋰業將斥資近67億元,在阿根廷購買兩個碳酸鋰鹽湖
  • 交易完成後,贛鋒鋰業將擁有不知名的荷蘭礦業勘探公司Lithea Inc.的全部所有權,這是它迄今為止最大的收購交易之一

安柯倫

金屬鋰仍然炙手可熱。新一代清潔能源產品所使用的電池需求旺盛,導致這種曾經鮮為人知的柔軟金屬需求飆升,交易價格接近歷史高位。對於該領域的公司而言,這種繁榮令人炫目,帶來了利潤、收購交易和對好運永不落幕的期待。中國領先的鋰製造商贛鋒鋰業(1772.HK)今年一直在各種並購交易中展示雄厚的家底,本周最新的大手筆收購再次成為媒體關注焦點。

這家總部位於江西的公司宣佈,將收購在阿根廷開展業務的礦業公司Lithea Inc.,該交易價值高達77.5億港元(67億元),成為公司迄今為止最大一筆收購交易。作為電池製造商聞名的贛鋒鋰業,正在成為世界領先的端到端鋰業公司,實現從鋰礦開採到鋰金屬和鋰電池的生產、銷售和分銷的業務全覆蓋。

對Lithea的收購鎖定了該生態系統的一個組成部分——鋰礦所有權。贛鋒鋰業對阿根廷和鋰礦都並不陌生。該公司已經擁有阿根廷的馬里亞納鋰鉀鹵水(礦化很強的水)項目,以及Cauchari-Olaroz項目。除此之外,該公司在墨西哥、澳大利亞和中國都擁有處於各種開發和生產階段的鋰提取專案。 

Lithea的資產使用鹽湖中的鹵水來生產碳酸鋰,這是製造鋰電池陰極材料的關鍵原料。在本周早些時候提交給香港證券交易所宣佈該交易的文件中,贛鋒鋰業稱,這筆收購交易將使其獲得穩定的鋰供應,實現自給自足和垂直整合,建立核心競爭力。

該交易也讓勘探和開發鋰礦開採權的Lithea收穫頗豐。Lithea的最終所有者是荷蘭註冊的PlusPetrol Resources Corp. BV,這是一家私人持有的石油天然氣公司。Pluspetrol Resources從這筆交易中獲得巨額收益,因為三年前,它在鋰礦需求爆發之前僅用8,500萬美元就收購了Lithea。贛鋒鋰業的交易意味著,這家荷蘭公司的這筆投資回報率高達1,100%。

投資者似乎擔心贛鋒鋰業為該資產支付了過高的價格,導致其在香港的股票本周前四個交易日下跌了7.5%。如果情緒改善,該股票可能收復部分失地。此前,該公司於上週四發佈了正面盈利預告,稱隨著鋰價飆升和鋰電池需求增長,該公司上半年利潤“大幅”改善。

贛鋒鋰業正在秣馬厲兵,希望利用全球從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主要是太陽能和風能)過渡的浪潮,搭上清潔能源的致富列車。電動汽車製造商和可再生能源運營商的最大挑戰是能源儲存,這也是贛鋒鋰業產品的用武之地。而碳酸鋰是這些電池的關鍵成分。

財源滾滾來

新能源動力產品和汽車製造商的需求正在推動電池行業的投資,這推動了鋰的需求,並推高了它的價格。這為已經在該行業擁有鋰資產的公司帶來了豐厚的收入。

碳酸鋰目前的價格在每噸7.05萬美元左右,低於今年早些時候每噸略高於7.4萬美元的歷史高點,但與一年前的價格相比,還是增長了三倍。

現金充裕的贛鋒鋰業有收購能力,即使最近的這次收購的要價接近10億美元。今年早些時候,贛鋒斥資2.4億港元收購了鉭鈮冶金產品生產商稀美資源(9936.HK)16.7%的股份,相較而言,那只是規模小得多的熱身交易。贛鋒鋰業表示,規模大得多的最新交易動用的資金,包括但不限於公司自有資金。

碳酸鋰也被稱為鋰鹽,存在於地底的鹵水中,富含礦物成分的水被泵到地表進行蒸發,然後由礦工將殘餘物加工成碳酸鋰。南美洲一條南北走向的長距離生產帶,是這種金屬在全球的主要供應來源。

贛鋒鋰業的最新交易涉及的兩個鹽湖位於阿根廷薩爾塔市以西約250公里處,是Lithea的兩個主要資產。它們名為波蘇埃洛斯湖和大帕斯托斯湖,位於Lithea公司通過各種無到期日的採礦和勘探許可證而持有的約1.35萬公頃的土地上。

雖然贛鋒鋰業對這次收購持樂觀態度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它也承認,尚未帶來任何收益的資產存在風險。在投入了近77億元後,無法保證這兩座湖泊的產量達到預期水準。而且,由於還沒有進入採礦階段,所有的預測都只是基於顧問的說法。

贛鋒鋰業還指出了在外國司法管轄區開展業務的固有風險。它說,如果阿根廷改變現有的礦產品、礦工資格和環境保護等方面的規定,這兩個湖泊項目可能無法成為該公司所希望的創收機器。但贛鋒鋰業的董事會認為,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該公司認為,一旦開始開採,這兩個湖每年的碳酸鋰產量可達3 萬噸,如果更樂觀的目標得以實現的話,產量可達5萬噸。贛鋒鋰業表示,這兩個湖的儲量、品質和產能擴張潛力“極佳”,將成為阿根廷最大的鋰鹽湖項目之一。

在盡職調查過程中,贛鋒鋰業的外部顧問把波蘇埃洛斯湖和大帕斯托斯湖的3萬噸目標與阿根廷其他9家碳酸鋰生產商進行了比較。結果發現,只有美洲鋰業公司旗下的Cauchari-Olaroz鹽水湖的年產能超過3萬噸。

雖然贛鋒鋰業受益於鋰價上漲和電池需求,但它最近的股價並未反映出這種繁榮。該公司週四收盤價為76.85港元,較其逾132港元的12個月高位大幅下跌。雖然一些金融分析師表示,鋰礦商和電池製造商的好時光才剛剛開始,但也有人表示,鋰熱潮正在人為地抬高價格,而且這種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後一種觀點認為,鋰價格可能會出現回檔,這可能會抑制贛鋒鋰業大舉進軍鋰礦行業的熱情。

贛鋒鋰業的市盈率約為16倍,明顯低於本土競爭對手天齊鋰業(9696.HK; 002466.SZ),它在國內上市的股票的市盈率為33倍。Pilbara Minerals(PLS.AX)和Albemarle(ALB.US)等國際鋰礦商的市盈率甚至更高,在82倍左右。領先的中國電池生產商寧德時代(300750.SZ)的市盈率也很高,達到78倍,這表明贛鋒鋰業目前的價格遭到嚴重的低估。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