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太陽能發電商 瑞能新能源業績升

受惠於新的太陽能電站營運業務收入倍增,該公司第三季營收增長86%

重點:

  • 隨著從太陽能發電站建築商向更穩定的太陽能發電站營運商業務轉型,瑞能新能源第三季營收增長86%
  • 該公司對歐洲寄予厚望,不久前在歐洲新增三家太陽能發電站,開始以獨立發電商的身份建構區域業務

陽歌

瑞能新能源(SOL.US)現在成了太陽能行業的「變色龍」,不停變變變。

十多年前,它是一家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當時,中國政府正大力推廣和支持發展該行業。過去兩年,當這一行變成一片紅海,有見競爭激烈,它又轉移重心,變成了一家太陽能發電站建築商。

現在,該公司的最新財報顯示,它再次變身。這次是向光伏獨立電站(IPP)和太陽能發電站建築服務,即業內所說的工程、採購及施工(EPC)供應商轉變。儘管這種不斷變化的狀態,可能會讓該公司員工覺得不太穩定,但它卻充分表明,瑞能新能源一直在關注下一個大熱門。而且當原有業務的利潤下降或競爭加劇時,它不怕甩掉包袱。

投資者似乎拿不準這種不斷變換的戰略。週四公佈最新季報後,該公司的股價在盤後交易中上漲3.3%。但今年至今為止,它的股價已下跌28%,全然不同於大部分更傳統同行經歷的行情,比如,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晶科能源(JKS.US)和多晶硅製造商大全新能源(DQ.US)的漲幅均不低於10%,最高達30%。

即便今年股價下挫,瑞能新能源現在的市盈率也相當高,為46倍,領先於上述兩家同行。但在目前的環境下,太陽能企業的利潤極為不穩定,這種市盈率看看就好,意義不大。

除了將重心從太陽能發電站建造向太陽能服務和發電轉移外,瑞能新能源也在大舉進軍歐洲市場,並退出中國本土市場,以此改變其業務的地理分佈。重心轉向歐洲似乎是受烏克蘭衝突導致的歐洲電力短缺驅動,而退出中國市場則似乎是受中國太陽能市場效率低下影響。

從戰略角度來看,瑞能新能源確實是在無間斷追隨太陽能食物鏈上的最新熱點。在這個龐大的食物鏈上,有像大全新能源這樣的多晶硅製造商,供應生產太陽能電池的主要原料,也有太陽能發電站營運商。瑞能新能源現在正試圖變成後者。

發電業務對其業務組合越來越重要這一點,在瑞能新能源的財報中得到了體現。財報顯示,第三季這部分業務的收入增長超過一倍,至近1,100萬美元(7,770萬元),推動該公司同期整體收入增長86%至2,890萬美元。強勁的利潤增長背後的另一個重要引擎是EPC服務,一年前還幾乎為零,上一季度已增至約1,100萬美元。

儘管這兩部分業務實現了增長,但就在幾年前還有望成為支柱的專案開發業務,從一年前的1,000萬美元收入,萎縮至區區630萬美元。正所謂,來得容易去得也快。

地理上的轉變

除了進入太陽能發電站的營運和施工服務外,瑞能新能源最近的一個大事件就是地理上的轉變。該公司開展不久的IPP業務之前主要集中在中國,截至9月底,中國仍是其最大的IPP市場,擁有165兆瓦的產能。

但是,瑞能新能源在去年暗示,高成本和低回報正在促使其重新考慮是否將IPP業務主要放在中國。在最新的財報中,它指出已將自己的中國戰略從之前的「開發—建造—作為IPP擁有」改為「開發—建造—擁有或出售」。隨著戰略的轉變,該公司稱現在正尋求出售在中國擁有的一些太陽能發電站。

在中國市場踩煞車的同時,它於第三季開始在歐洲建立IPP業務。今年9月,該公司在英國以4,100萬美元的總交易價格收購了一個50兆瓦的太陽能發電站。10月,該公司又以1,6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意大利的一家太陽能發電站。意大利的這個項目仍在建設中,但建成後將擁有2吉瓦的太陽能發電能力,以及另外500兆瓦的電池存儲能力。

此外,該公司還決定保留並營運其在匈牙利和波蘭建造、兩個裝機容量總計110兆瓦的項目。這兩個專案原本計畫出售。

瑞能新能源指出,IPP業務將提供比單純建造和銷售太陽能發電站更穩定的現金流,這應該有助於穩定目前各季度差異很大的營收和利潤。雖然這是事實,但IPP業務對公司的現金造成了影響。9月底,該公司的現金從三個月前的2.08億美元下降了近一半,降至1.23億美元。

發電資產的快速積累,還導致瑞能新能源的資產負債率從三個月前的8.3%上升至9月底的12.8%。雖然這兩個數字都不是特別高,而且目前處於完全可控的水平,但隨著其更積極地進軍IPP業務,投資者需要關注該公司的現金和債務水平。

最重要的是,在對原有的商業模式作出重大改變短短幾年之後,瑞能新能源再次成為一家處於轉型中的公司,高度的執行風險總是少不了的。而且,這一最新舉措的最終結果將是它成為一家電力生產商,這是一個穩定但並非高增長的業務。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