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戰線下業務錄巨虧 粉筆科技「瘦身」求上市

這家主打公務員考試及職業培訓的教育機構,第二次申請在港交所上市

重點:

  • 粉筆科技從線上轉戰線下業務後,過去兩年錄得逾25億元巨額虧損
  • 公司裁員逾9,400人並削減員工薪金,以紓緩財政壓力

裴梓龍

過去一年,在官方的「雙減」政策下,中國教育行業經歷最黑暗時刻,經營K-12課程相關業務的教培機構接近全軍覆沒,業界逼不得已尋找新路向,連曾經被視為中國教育行業最強偶像的新東方(9901.HK;EDU.US)創辦人俞敏洪,也要粉墨發場主持直播帶貨活動。

K-12教育培訓沒戲可唱,但職業教培卻不受影響,更是獲得官方大力支持的賽道,但在激烈競爭下,要突圍而出也不容易。從事職業技術培訓和公務員考試的職業教育平台粉筆科技有限公司繼今年2月衝擊港交所上市失敗後,9月初再度申請闖關,由花旗、中金及美銀證券作為聯席保薦人。

粉筆科技這個名字,讀者可能比較陌生,但大家可能聽過一家名為「猿輔導」的在線教育服務供應商,它是曾經受中國創投界力捧的K-12教育「獨角獸」,單在2020年的融資規模便高達35億美元(243億元)。可惜好景不常,「雙減」政策去年橫空出世,猿輔導瞬間跌進谷底,因此自2020年已從猿輔導分拆出來、業務不受新政策影響的粉筆科技,便成為資本關注的新對象。

長期以來,中國公務員考試主要由中公教育(002607.SZ)和華圖教育佔據領先地位,兩者成立超過20年,主要從線下招生;相反,猿輔導在2013把華圖教育的知名講師張小龍納入旗下,負責公務員考試培訓,乘着互聯網東風順勢而起,隨後再以粉筆科技之名分拆出來獨立營運,與中公教育和華圖教育展開激烈競爭。

然而,粉筆科技的財務表現並未受惠於業務擴大,即使其收入從2019年的11.6億元大增至去年的34.3億元,伴隨的卻是巨額虧損。該公司曾經在2019年錄得1.54億元浄利潤,但翌年轉盈為虧,錄得4.84億元淨虧損,去年虧損額更同比擴大323%至20.46億元。當中的主要原因,是管理層為了抗衡中公教育和華圖教育,決定大撒金錢開闢線下業務,令銷售及行政的開支大增。

根據招股文件,粉筆科技員工從2019年底的1,592名,一舉增加至2020年底的12,803名,並於去年3月底達到16,800名的高峰,員工開支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別達到11.73億元及27.19億元,佔當年總收入的55%和79.3%。

成本瘋狂上漲,但收入增幅卻追不上,導致毛利率從2019年的46.2%大跌至2020年的23%,去年雖然微升至24.5%,也只是因為公司終於頂不住壓力,實施裁員減薪等「瘦身」行動所致。

瘋狂裁員9,412

截至去年底,粉筆科技的員工僅餘8,964名,今年上半年再減至7,388名,意味其僱員比高峰時大減9,412人。講師及其他教學人員的平均工資,也從2019年的1.33萬元減至今年上半年的8,900元;銷售及營銷人員工資更從1.23萬元減至6,800元,減幅達到44.7%。因此,該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員工成本已降至7.71億元,佔總收入比例減至53.2%。

專注線上業務的粉筆科技,在行業內享有絕對優勢,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該公司是中國最大的在線職業考試培訓服務商,其培訓課程及線上產品去年擁有980萬付費人次,是第二名的四倍。截至今年6月底,其線上平台已累積約4,320萬註冊用戶,平均月活躍用戶由2020年的約470萬增至去年的約650萬人,今年6月底進一步增加至約750萬人。

擁有龐大線上會員的粉筆科技,近年開拓線下市場以對抗同業競爭,去年約67.5%的線下課程學員,是由線上付費用戶轉化而來,這個比例在今年上半年進一步增至71%。其線下培訓業務過去兩年錄得負毛利後,隨着大幅壓縮成本,今年上半年重新錄得1.9億元毛利,毛利率為36.3%,但仍然遠低於線上培訓業務的60.3%。

可惜在新冠疫情陰霾持續困擾下,公考及職業培訓的賽道也變得顛簸,隨着多個主要城市今年因新冠變異病毒株蔓延而採取嚴厲管控措施,部分公務員聯考推遲,導致面授班減少,對線下培訓業務帶來衝擊,連「公考老大」中公教育的上半年營收也同比大挫54.2%,虧損更大幅增加8倍至8.91億元。因此對粉筆教育而言,由線上轉戰線下未必是正確決定。

雖然職業教育培訓不受「雙減」政策打擊,但由於投資者對整個教育板塊的信心減退,相關股份在過去一年的表現也受到拖累,以中公教育、新高教(2001.HK)與中教控股(839.HK)為例,截至本周四的股價,已比過去52周高位下跌約49%至67%。

參考業務最接近的中公教育約7.4倍的市銷率,以上半年收入引伸到全年估算,粉筆科技的上市估值可達245億港元(219億元),但考慮到港股近期市況低迷,而且普遍比A股存在折讓,該股或需以較低估值吸引投資者。

截至6月底,粉筆科技仍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12.54億元,上半年經營現金流也由負轉正,加上持續壓縮成本,資金壓力不大。估計其上市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教育行業前景不明朗的背景下,為耐性有限的前期機構投資者如騰訊(0700.HK)、IDG資本和高瓴資本等提供套現機會。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相關文章